当前位置 :

全面战争威慑与战略的分析方法(1959-1961)

全面战争威慑与战略的分析方法(1959-1961)
  • 发布者:
  • 发布日期: 2020-07-22
  • 作者:
  • 译者:
  • 开本: 16K
  • 总页数: 147
  • 总字数: 122880
  • 库存:
目录:
摘要
A.研究目标和过程
B.研究发现
前言
第一部分 战略筹划的要素
介绍
第一章 分析模型
第二章 苏联的效用矩阵
A.关于物理(Physical)脆弱性的假设。苏联和美国
B.苏联效用矩阵中的假设条目
C.苏联的计算和估值原则
第三章 苏联的概率计算
A.苏联估计的美国战略航空兵特定幸存率(Si)的概率(Pi)
B.苏联估计,在特定的美国战略航空兵幸存水平下,美国采取不同应对措施的概率
第四章 美国效用矩阵
A.假设潜在的美国矩阵
B.描述和讨论美国效用矩阵
C.对美国效用矩阵的分析总结
第二部分 应用
介绍
第五章 最大限度地威慑
A.苏联对美国战略航空兵幸存率(Si)的估计概率(Pi)的影响
B.在1959-1961年期间,可以做些什么,通过改变苏联对美国战略航空兵幸存率的估计概率(Pi)来提升威慑
C.影响苏联对美国战略选择的估计(Pij)
第六章 如果战争来临:战略的选择
一、介绍
二、评估
第七章 结论
A.威慑需求与战时需求之间的冲突
B.战时战略和民事部门
简介:
本报告是1959年美国空军委托兰德公司实施的“兰德计划(Project Rand)”的研究成果。本文研究的是1959-1961年期间,美苏冷战对抗中,苏强美弱的背景下,苏联对美国发起有预谋的,先发制人的小规模核打击(偷袭)引发的全面战争的发展路径,重点是介绍其分析方法,而不是战争的具体发展路径。文章假设的是苏联第一次对美国第一打击采取的方式包括有人驾驶的轰炸机,也可以是发射弹道导弹,当然,也可能是两者兼而有之;打击的目标仅军事目标。为了分析双方后续可能采取的战略,作者建立了苏联和美国的效用矩阵,根据对苏联和美国的估计,区分遭受苏联第一次打击后,美国战略力量幸存20%、40%、60%和80%四种情况,以及美国可能采取“全力以赴”和“部分保留”两种战略类型(人口目标、军事目标、混合目标、人口目标与保留战略、军事目标与保留战略和投降)六种战略方法,对相关条目进行赋值,以便阐述其研究方法和考虑的因素。比较了在美国战略力量不同幸存比例下,美国和苏联选择各种战略的优劣。文章研究认为,与其说反击的战略选择重要,不如说努力提升战略力量幸存比例更重要。此外还分析了威慑能力与作战能力之间存在的矛盾,认为威慑与作战之间虽非一团和谐,水涨船高,但并非水火不容,大体是相互促进的。文章还引入整体战争的概念,不仅强调战前的威慑,战争爆发后的反击,还强调战争期间采取威慑,控制、乃至结束战争,争取更有利的战争结果。正如本文摘要所说,本文包含如此大的信息量,以至于如何归纳总结都感觉顾此失彼,有失偏颇。本文虽然写于1959年,距今60余年,针对的对象是苏联,讨论的是苏联发起的有预谋的核打击,但在今天,中美大国博弈加剧,中美加速“脱钩”,“新冷战”的序幕隐约开启的背景下,美国在2018年发布的《核态势评估报告》明确提出美军应相应提高战术核武器的多样性以及灵活性,可以使用低当量核武器来应对“重大的非核战略攻击”,以避免美国在使用高当量核武器来应对“低级别”冲突时会犹豫不决。在这个战略文件指导下,美国退出《中导条约》,拟在中国周边部署中程弹道导弹;借口俄罗斯违约,启动退出《开放天空条约》程序;借《新削减核武器条约》2021年2月到期之机,发出重启核试验的信号,胁迫中国参与延期谈判,此时,阅读此文,对于了解美国的核政策和核战争的决策模型具有重要的参考借鉴意义。毕竟,文中作者分析的苏联,描述的美国,都是美国自己的影子——因为无论作者如何理性客观分析苏联,都摆脱不了自己是美国人,受美国教育和文化熏陶的本质,反应的是美国专家在这个领域的思维模式和认知。
联系方式
电话:0510-86403040(江阴总部)、010-68186991(北京分部)
邮箱:knowfar2009@126.com

使用手机“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