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迟来的“鹰”——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管窥

2010-03-11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陈培琦访问次数:

        2010年1月29日,有着T-50、“701产品”和“前线航空兵未来航空综合系统”等诸多称号的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终于在阿穆尔河畔共青城航空生产联合企业的试飞场起飞,并进行了47分钟的首次飞行,其研制方——俄罗斯联合飞机制造集团公司在获得俄政府及军方授权后,于当天公布了部分试飞照片及录像视频。这也是外界首次看到传闻已久的、被认为未来将会量产服役而不是作为验证机的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的真实面目,虽然该机的具体性能目前仍然不能为外人所知,但我们或许可以通过这些公开的照片和视频,以及之前如丝如缕透出的部分信息,对其性能特点进行一个大致的分析。

失落的“先行者”——米格I.44和苏-47
        曾经有人这么说过,“如果不是冷战的结束,那么取代F-15和苏-27的战斗机早就在全世界满天飞了……”。虽然“如果”不可能说明什么问题,但这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在上个世纪的最后五年里,F-22的研制速度明显放缓,至今尚未大量装备却已经濒临停产,而对于冷战的失败者——原苏联和后来的俄罗斯来说,新一代战斗机的情况自然就更加糟糕……。
        虽然可能是老调重弹,但作为说明一些事物的“注解”,有的话还是得说上一遍。对于战后超音速战斗机的“划代”,西方和苏/俄有着不同的标准,西方(说穿了即美国)标准(“西标”)将以F-104“星”为代表的最后的“百系列”战斗机和以F-4“鬼怪”为代表的第一批采用新命名规则的战斗机一同归为“第二代战斗机”,而苏/俄标准(“俄标”)将与F-104相近时代研制的米格-21等型号归为“第二代歼击机”,将与F-4相近时代研制的米格-23等型号归为“第三代歼击机”,于是,“俄标”就比“西标”要多出一代,因此,与“西标”第四代——F-22和F-35抗衡的俄罗斯战机,按照“俄标”就被定义为了“第五代歼击机”。
        显然,在苏联解体前夕,苏联军政高层已经掌握了当时的美国“先进战术战斗机”(ATF)即将出现的情报,并要求其军工科研部门推出能与ATF相抗衡的机型。而当时的米高扬—格列维奇设计局和苏霍伊设计局,也已经展开了“第五代歼击机”的研制工作,即使在苏联解体后的混乱时期,这些工作也没有完全停止,其“成果”就是在1998年先后“登场亮相”的两型“第五代歼击机验证机”——米格I.44和苏-47(最初称S-37),根据俄罗斯方面的说法,米格I.44和苏-47最初都是为了取代苏-27而开发的,这或许是可信的,因为它们都是双发重型歼击机的雏形;另外,有消息显示米高扬—格列维奇设计局当时还有一个被称为I-2000的单发轻型歼击机计划。
        我们应该承认,无论米格I.44还是苏-47的设计都可谓是“独具匠心”,苏-47采用的三翼面、前掠翼气动布局后来成为一些科幻作品中“超级战斗机”的原形,而米格I.44的“鸭式”布局在苏联和俄罗斯战机中也可以说是绝无仅有(至少在量产的型号当中)。然而在当时百业萧条的俄罗斯,这两型飞机的命运注定是不佳的,米格I.44自首次露面以来就几乎没有再次出现过,渐渐为人们所淡忘,而苏-47虽然偶尔在航展上一显身手,甚至一度传出即将投产的消息,但这些传闻在2004年被终结了,那年俄罗斯官方宣布:无论米格I.44还是苏-47都将只是验证机,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将是名为T-50的全新机型……于是一切又变得云里雾里。客观地讲,米格I.44和苏-47的结局既有当时俄罗斯政局混乱、经济低迷的客观因素,也有其自身存在的技术原因,过多的“前卫”设计被集中在了一起,又没有足够的时间和财力用来验证和改良,本来就是件不妙的事情,这或许也就是在T-50上看不出与这两个机型有任何“血缘关系”的重要原因,当然即使如此,米格I.44和苏-47至少使俄罗斯有了研制“第五代歼击机”的最初尝试,为后来者的出现打下了基础。



米格I.44(右)和苏-47(左)是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之路上的两个不走运的“先行者”

假作真时——传说中的“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
        自从2004年俄罗斯宣布将研制名为T-50的“第五代歼击机”起,外界对于该机的猜测就没有停止过,因为此时的俄罗斯已经今非昔比,在普京政府的领导下,俄罗斯的经济实力开始回升,军事力量也有所复苏,一些苏联时代遗留下来的“半成品”武器装备被研制完成并投入使用,另一些性能尚堪使用的苏联时代遗留武器装备经过翻修和改造后,重新编入现役,沉睡的巨人俨然有了苏醒的征兆……普京政府同时还提出了一系列全新的武器装备开发计划,“第五代歼击机”当然是其中最显眼的部分之一,作为一种被认为性能超越F-35、可以与F-22抗衡的新型战斗机,它的成功与否,也是俄罗斯能否再次成为世界一流军事强国的重要晴雨表。
        然而在2010年之前,无论俄罗斯军政高层人物,还是相关科研单位的高级设计和管理人员,对于被外界“寄予厚望”的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的情况都讳莫如深,即使是不久前的2008年11月,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区域主管维克托•克拉多夫在接受采访中,当被问及关于T-50的情况时,干脆直截了当地说“我们不谈这个……”。俄罗斯官方的保密态度自然引来了纷纷猜测,有的认为T-50应该是一架外观接近F-22的“猛禽斯基”,也有的认为它是在苏-27或米格-29的基础上融入隐身元素的“超级侧卫”或“超级支点”……甚至在俄罗斯官方公开宣布该机首飞日期的三天前,也就是2010年1月26日,互联网上还出现了一张外形看上去像是某种在米格-35(米格-29的大幅度改进型)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机型的“T-50照片”,虽然后来的事实表明,这不过是众多于真相大相径庭的想象图之一罢了……



2010年1月26日出现在互联网上的“T-50照片”,显然,这是最后一张不靠谱的假想图了

        但需要说明的是,无论俄罗斯相关部门、企业和个人如何守口如瓶,如丝如缕的信息仍然能够明确地让人感受到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的呼之欲出,因为一些相关装备如新一代X波段有源相控阵雷达、能安装在前缘襟翼内的L波段有源相控阵雷达、新型矢量推力发动机等等等等,都各自在苏-27和米格-29及其发展型号上进行了一系列的试验,既然这些已经开始为外界所知,那么只要有足够的分析能力,就不难想到一定会有一个“平台”将上述技术装备“集成”到一起,于是T-50的存在就变得可信了。无数事实告诉我们,包括武器装备在内的所有能成功的科技产品,都一定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研制出来的,所以其“出身”也一定是有本有源,而不会像神话中的孙悟空一样凭空“从石头缝里蹦出来”。

前卫的“怪鹰”——笔者眼中的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
        无论事先有多少心理准备,当真真实实地看到拥有众多称号的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原型机时,多少都会感受到一定的“视觉冲击”,不过近几年来,俄罗斯推出的新式武器,无论是炮兵的“联盟”双管自行加榴炮、空军航空兵的Kh-101空射巡航导弹、空降兵的“章鱼”空降自行突击炮还是海军的“北风之神”级战略核潜艇,无一例外地都是“不走寻常路”的,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说,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的别具一格,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很多军事爱好者对这架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原型机的“第一印象”是“仿佛将F-35的前机身与YF-23的后机身组合在一起,再加入很多俄国元素后产生的怪物……”这样的评价或许没错,因为这似乎不是什么“判断”,而可以说是一种单纯的“感觉”:机头和前机身神似F-35,而进气口的位置和“鼓包”型的发动机短舱,有让人想起当年ATF竞标的失败者——诺斯罗普公司的YF-23;但是,机头光电雷达的形状和位置、进气口和机翼的构型以及试飞员头上的飞行盔,就足以给所有看到它的人一股即使不能完全说清楚、也能很容易感受到的“俄国味”……这些都能让人很容易建立起一个简单的最初结论“这是一架带有明显俄罗斯设计风格的隐身战斗机”。
        接下来,让我们描述一下它的基本特征:采用正常式布局(有平尾)的单座、双发战斗机,主翼形状接近切尖三角翼、但主翼前部有造型独特的边条翼(在俄罗斯方面刊登的文章中,其直译意思为“机翼前缘凸齿”),尺寸比伴飞的苏-30MK(也可能是苏-27UB的某种改型)略小,但仍然不失为一架大型战斗机;机头与前机身的截面类似菱形,有点像F-35,而“V”型垂尾的外倾角度和两个“鼓包”状的发动机短舱又有些像YF-23,这些设计显然都是为了降低该机的可探测性,另外,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原型机的边条翼形状俯瞰起来还有那么些像F-22的进气口;而俄罗斯人自己的评价也很有意思“‘前线航空兵未来航空综合系统’类似于F-22,但它像青蛙一样,是扁平的……”。


正在起飞的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原型机

        而再仔细看一下各个角度上的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原型机照片,我们就能发现更多令人拍案惊奇的地方:机翼与机身的融合程度要比F-22和F-35更高,使该机的机翼更接近曾经在航天器甚至“空天飞机”领域风靡一时的“升力体”概念;“V”型垂尾是全动的,这是很少见的设计,而更夸张的是“机翼前缘凸齿”也就是边条翼也是可动的,可能起到类似“三翼面”布局中前端小翼(俄罗斯文章中直译意思为“前水平尾翼”)的作用,也就是说,虽然该机看上去是正常布局,但可能具有“三翼面”布局机型的某些机动性能。显然,该机装备有多余度数字电传飞行控制系统,因此即使有比大多数机型更多的活动控制面,也可以有效地控制飞行姿态。这架飞机的特点还不止于此,有消息显示,它身上装有六部以上的雷达:除了机头火控雷达(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一部X波段的大型有源相控阵雷达)之外,两侧可活动的边条翼内还各装有一部L波段有源相控阵雷达,这种雷达曾经在2009年8月的莫斯科航展上展出,被外界认为具有探测隐形目标、敌我识别/二次雷达、远程被动跟踪/定位和主动干扰等多种功能;另外,一些俄罗斯网站上的资料还宣称该机还在主翼上安装了两部小型X波段有源相控阵雷达和两部Ka波段有源相控阵雷达,加上尾锥内的一部小型X波段有源相控阵雷达,总共有八台机载雷达。虽然不完全可信,但我们在照片上可以看到该机的主翼翼根部(靠近起落架的位置)上有两个很可能是用非金属材料制造的“鼓包”,因此,该机上装有四台以上机载雷达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如果是这样,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将是迄今为止机载雷达数量最多的战斗机,采用这种几乎不可思议的设计可能是出于俄罗斯设计人员认为这样可以为战机提供360°的主动雷达照射探测并且为向任何方向发射的雷达制导空对空导弹提供连续波照射,但笔者认为,这或许是一种过于理想化的设计。
        另外,我们还可以看到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采用了同类产品中最为先进的衍射平视显示器,还装有第二代或更先进的光电雷达(苏-27和米格-29早期型号上使用的第一代光电雷达虽然堪称“苏联特色”,但在实战中却鲜有机会表现其先进性)。俄官方提供的关于第五代歼击机机载设备的消息中只说该机的特点是“智能化水平高”,能在长300至400米的跑道上起飞和着陆,并且具备超音速巡航能力。



从这张照片上我们可以看到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原型机的内置武器舱

 从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原型机的试飞照片中,我们看到的发动机似乎不是矢量喷口,不过,从喷口和发动机舱的大小上看,有理由认为该机的发动机尺寸与苏-27系列战机使用的AL-31及其改进型发动机相近,很可能是俄罗斯的下一代高推重比(10以上)涡扇发动机,俄罗斯文章也认为原型机上使用的发动机未装矢量喷口。不过,这很可能是为了确保首飞安全成功而采取的慎重的安全措施,毕竟俄罗斯在矢量推力发动机方面已经比较成熟,安装在苏-30MKI和新苏-35上的AL-31发展型矢量推力发动机已经或即将达到实用化的标准。
        从机身下放拍摄到的飞行照片中,我们还可以看到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原型机有前后两排、至少四个内置武器舱,也就是说,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的内置武器数量肯定会超过F-35,甚至超过F-22的水平(F-22和F-35只有两个内置武器舱,F-22的每个武器舱内各有三个挂架,F-35则只有两个),有俄罗斯文章和图片认为“前线航空兵未来航空综合系统”共有八个内置武器挂架,笔者认为这种可能是存在的,这些文章还认为,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的内置武器舱不仅可以携带R-77及其改进型RVV-SD、R-73及其改进型RVV-MD、R-27系列等名声在外的俄制空对空导弹,还可以携带一种射程类似米格-31截击机使用的R-33(北约绰号AA-9“阿摩司”)的大型远程空对空导弹,这将使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具备在对方战机攻击范围外消灭对方高价值目标如预警机、空中加油机以及拦截超音速轰炸机和巡航导弹的能力,不过从武器舱的尺寸来看,若真的使用大型远程空对空导弹,可能只携带四枚。当然,该机的内置武器舱还被认为可携带KAB系列精确制导炸弹、Kh-29系列空对地导弹、Kh-31和Kh-58系列反舰/反辐射导弹及Kh-35反舰导弹等对地和对海攻击武器,而可以外挂的武器品种则更加多样。俄罗斯文章还认为,在新型大视场头盔瞄准具和多部相控阵雷达的共同作用下,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在空战中将可以用RVV-SD和RVV-MD攻击任何方向上的对手而保证自己即使在被对方“追尾”时也不会沦为猎物。
        当然,笔者觉得,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原型机也存在一些令人费解的地方,例如机腹部过于“凹凸有致”似乎不是很有利于隐身性能的发挥,多部雷达如果同时工作是否可能存在相互干扰,而此时飞机本身就是个大“辐射源”等等。不过有一个问题似乎可以有答案,就是俄国人曾经大肆宣扬的“等离子隐身”技术至少没有用在这架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原型机上,否则该机就不需要如此强调“隐身外形”……


尾声——渐醒的白熊
        与Kh-101空射巡航导弹、“联盟”双管自行加榴炮和“北风之神”级战略核潜艇一样,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也是普京及“后普京”时代,俄罗斯推出的引人注目的新式武器之一,与叶利钦时代只是停留在“口头表述”或“原理样机”的情形不同,随着俄罗斯经济实力的恢复,普京及“后普京”时代的俄罗斯新式武器至少可以继续发展下去直至少量交付部队,这些武器也是俄罗斯重拾大国信心和形象的重要标志。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显然不会是这些武器的终结,下一个会是什么呢?是新型攻击核潜艇,还是无人战斗机?
        另外,随着普京时代开始并且被梅德韦杰夫延续下去的俄罗斯军事工业体系及俄罗斯武装力量改革的推行,俄罗斯军工体系正变得更加有效率,就以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为例,该机并不是由我们过于习惯上认为的“米格”、“苏霍伊”中的某个简单改制的“设计局”的产品,而是由集中了包括原米高扬—格列维奇、苏霍伊、伊留申、图波列夫等当年各个“设计局”及其下属工厂的资源重新组合而成的超级技术与资本联合体——“俄罗斯联合飞机制造集团公司”的全新作品。同时,新整编的俄军也正在变得更简练和具有攻击性,如果说这种改革会对俄军的数量产生影响的话,请不要忽略俄罗斯拥有为数众多的内卫部队、边防部队、自治共和国内务部队等至少目前不在“精简”范围内的武装力量,以及庞大的准军事武装,在2008年与格鲁吉亚的冲突中,仅是参战的“车臣特种旅”、“哥萨克志愿军”、“北奥塞梯志愿军”等民族地方武装就达到了一万多人,加上大量库存的预备兵器,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动员起数量足够应对大到全面战争中的防御和反击、小到局部冲突中的扩大战果,且具有较强战斗力(可以投入一线作战)的武装人员。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自从2008年俄格冲突起,我们可以发现俄罗斯已经开始能够用软硬实力来左右其周边格局、甚至重新建立起自己的“实力范围”的能力。在以绝对优势击败格鲁吉亚军队后,俄罗斯宣布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为独立国家,并向它们境内派驻军队,建立起了新的、较紧密的军事同盟“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在前不久结束的乌克兰总统选举中,曾经借助“颜色革命”上台的尤先科一败涂地,而无论是亲俄的亚努科维奇还是俄罗斯可以拉拢的季莫申科,都有可能将原本陷入僵局的关于俄黑海舰队驻留塞瓦斯托波尔的争议有所转机,这些都与历史上的俄罗斯(包括苏联)复兴时的迹象十分相似,沉睡了近十年、又用了十年的时间开始渐渐醒来的白熊,或许即将完全苏醒……



飞行中的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原型机,从中也可以看到它的边条翼似乎是可动的




[责任编辑:诺方知远]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