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反制“大卫”——《机弦与石子:论21世纪的战争》序

2013-06-08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李健访问次数:

未来战争会是什么样子?我们又如何认清它的发展过程?这个持久的重大课题,不仅世界头号强国美国的防务专家们在孜孜不倦地探索,其他各国军事专家也在深刻研究。美国海军陆战队退役上校托马斯•哈默斯潜心研究战争演变25年,于2004年出版《THE SLING AND THE STONE: ON WAR IN THE 21ST CENTURY》一书,为我们研究战争的演进提供了一个新思路、新视角。该书的中文版《机弦与石子:论21世纪的战争》在何非老师不懈努力下,终于与中国读者见面了。尽管事隔9年,似乎有些姗姗来迟,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却是正逢其时。因为,这9年里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这恰恰给了我们对第四代战争的再回味、再理解、再反思的机会。

可以说,“9.11”事件真正震撼了美国人的心灵,让强大的“歌利亚”尝到了“石子”的厉害。而哈默斯上校不惜得罪国防部,大声疾呼正在战争中的美国人应当清醒地认识到当今面临的以及正在演变中的威胁。除较为系统地阐述第四代战争的特点以及“大卫”们的战略战术外,哈默斯上校在书中更是警告国防部当局,一是对“大卫”们信仰力量的忽视正在抵消着强大的美国军事力量,而这对以信仰立国的美国又无疑是一个讽刺;二是过度信赖技术和火力必将产生依赖,而最终将成为敌人可以利用的弱点;三是美国军队必须改革官僚体系,建立灵活应变的组织结构。

对于哈默斯上校的《机弦与石子:论21世纪的战争》以及警告,在美国国防部内部可以说是毁誉参半,尽管持反对意见者认为哈默斯上校的第四代战争理论存在缺陷,研究方法也存在不足。但不可否认的是,哈默斯上校的观点具有强烈的启发性。连不同意见者都认为,第四代战争理论的重要性在于它是用来探索美国军队应如何发展才能应对各方面挑战与威胁——即如何反制“大卫”。

9年过去了,美国防务研究领域如今不怎么再提“第四代战争”了,但是这并不是说“第四代战争”已经过时,或该理论已无价值。恰恰相反,正如2012年9月10日美参联会颁布的《联合作战顶层概念:联合部队2020》中所言:“未来的安全环境将会变得比今天更加无法预测,更加复杂。未来联合部队也将面对一个更加复杂、更加不确定、更具竞争性、变化更快以及更加透明的战场环境。”,事实上,诸如之类的说法充斥着美军的各种文件。哈默斯上校在书中并未系统阐述,也未明确定义的,应对第四代战争最简单又是最有效的方法——战略传播(SC),在2006年美国国防部《四年防务评论报告》中首次得到了肯定,这一应对第四代战争的“利器”被美国国务院与国防部联手(即哈默斯上校所说的跨部门合作)在全球公共外交与军事外交基础上日趋体系化、制度化、清晰化,并在全球事务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构成了美国“软权力”体系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2012年末,美国军方提出要集“特种作战、网络(CYBER)、ISR”等新兴力量与作战方式、跨域合作为一体,以应对更加不确定、复杂和骤变的战场环境,以期取得更高的军事效能。这种“全球性一体化作战”概念的提出,也意味美军向哈默斯上校所期望的更加灵活应变的组织结构迈进;在战术层面,美军已经提出要“在任务型命令(Mission type orders)的基础上,通过分散执行来实施军事行动。要成功运用任务式指挥,就需要所有下属部队指挥官充分发挥主动性,积极独立地完成任务”。任务式指挥概念的再次祭出,势将成为未来平叛作战的制胜关键。而这一切正是哈默斯上校所倡导的指挥官意图的横向通讯自由;军事技术无论在过去、现在和将来,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君不见,美军已由网络中心战向数据中心战,再向知识中心战悄然过渡;以网络为中心向以数据为中心,再向以知识为中心推进,这一切昭示着美军正在“摆脱对纯粹技术的依赖”,而朝向军事转型的深化——美军这种自适应能力、自我修复能力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以上也仅是自《机弦与石子:论21世纪的战争》英文版出版9年来美军的一部分“变化”,哈默斯上校对美军的启示可以说得到了充分的实践。如今挨过石子打击的巨人“歌利亚”不但搞清了“大卫”的核心能力,还学会了以其道反制其人之身。2010年,美国陆军第173空降旅战斗队在阿富汗针对塔利班进行的“温和的伊斯兰之声”信息作战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而“歌利亚”的大刀依旧在磨着……

正如哈默斯上校在本书导言中所说,“本书无意成为论述第四代战争的权威指南……仅仅旨在帮助读者理解,战争如何从短暂而决定性的闪电战,演变成如今长达数十年的斗争。”我们又能从其中得到什么启示与收获呢?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毋庸置疑,《机弦与石子:论21世纪的战争》是一本值得读者反复研读的好书。

李健

2013年3月7日于江阴

[责任编辑:诺方知远]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