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美陆军作战部队结构的设计与未来发展(下)

2014-09-05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李健访问次数:

关键词:美国陆军  作战部队兵力结构  设计

作者:李健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前言

自上个世纪90年代冷战结束后,美国国防部素来将军队转型的重点都是放在了获取信息与网络和其他先进技术上,而非为了建立新型的部队组织结构及武器平台。但是,有一个例外,那就是美国陆军在2003年至2004年之间提出的,并正在不断优化重构中的“模块化旅战斗队”(BCT)计划,其旨在使陆军变得更加灵活、敏捷,能实现海外任务的快速部署,并能更好地执行当前条令和遂行未来复杂作战环境条件下的作战行动。这种新型的旅战斗队不同于旧式的、嵌入到师一级,遂行基本支援任务的作战旅,是一支完全集作战与支援功能于一身的部队,可根据需要自行部署,同时按照战场的不同编组进行使用。这种模块化的建立对美国陆军指挥与控制结构、作战保障和战场勤务保障等都带来了巨大的变化,用旅战斗队的高质量优势抵消其低数量的劣势。但随着美国反恐战争的结束,其战略重点的转移,以及全球性金融危机带来的严重的国防财政紧缩,更基于未来全球发展趋势,为适应未来更为复杂的作战环境,如今,美国陆军对本世纪初卓有成效的模块化部队结构改革,修复了上一轮改革中存在的不足与遗留问题。

本文为下半部分。

三、2020美国陆军战术层级结构的设计

跟前几年师与带其番号旅战斗队之间没有必然指挥关系相反,在2020美国陆军设计之中,将为美军最大的战术单位——师编列了固定的序列部队。如图4所示,“2020美国陆军”的师和旅将拥有相对固定的指挥控制关系,1个师除编制3个旅战斗队外,还将编制1个战斗航空旅,1个火力旅和1个机动增强旅。

作为师的作战支援单位,除了战斗航空旅是实兵单位,火力旅和机动增强旅只是1个旅的框架,即只有1个司令部加若干保障部队。正式编制的师属火力旅下并无配置炮兵营,师属机动增强旅下并无配置工兵营、防化营和宪兵营。

 

图4:未来师的固定编制

根据2017年最终裁减与重组的方案,将新建10个师属火力旅(司令部)。师属火力旅(司令部)计划编制240人,其中旅部连144人,目标探测排26人,通信连34人,支援营136人(比原编制增加了1个10人弹药转运存储排和1个25人的维修分队)。师火力旅编制下无任何炮兵营,只是作为1个火力司令部以满足师长的作战需求及负责旅属炮兵营的训练和鉴定。师属旅(司令部)规定与其相应的师部驻扎在同一基地。战时,该司令部可获得炮兵、无人机、C-RAM武器系统等具体作战部队资源,师属旅(司令部)的保障支援来自所在地区的保障旅。军属火力旅(司令部)在构架上与师属火力旅(司令部)相同,唯一区别是军属火力旅(司令部)含有所有的旅以上全般支援炮兵营,就是火力单位的部队池。具体改编计划如下:

由第41火力旅改编为第1骑兵师师属火力旅(司令部);由第212火力旅改编为第1装甲师师属火力旅(司令部);由第210火力旅改编为第2步兵师师属火力旅(司令部);由第18火力旅改编为第82空降师师属火力旅(司令部);第3师、第10师、第25师师属火力旅(司令部)根据“2013-2017年度全陆军分析”文件新建;第1师、第4师、第101师师属火力旅(司令部)根据“2015-2019年度全陆军分析”文件新建。

四、2020美国陆军旅战斗队结构的设计

在陆军2003年决定重组为模块化部队之前,所有的作战旅都有3个机动营(步兵营、装甲营或机步营)。陆军模块化以后,只有斯特赖克旅战斗队还有配置有3个机动营,重型旅战斗队(2012年2月16正式改称为装甲旅战斗队)和步兵旅战斗队只配置了2个机动营。根据2013年6月25日陆军参谋长雷蒙德•奥迪尔诺宣布的方案,装甲旅战斗队与步兵旅战斗队将如愿以偿地正式增加第3个机动营,以及加强了工兵、炮兵、情报等的支援力量,裁撤旅部战斗观察指示组(CoLT)、宪兵排等的方案也得以正式承认。在编制方面动作较大的,一是原旅特业营改编为旅工兵营(BEB);二是侦察营的改编。

在旅工兵营的设计方面,美军认为,机动部队也需要成建制的工程施工能力,以及加强型道路清理和开通能力,以提高在复杂的城市地形中的部队防护能力和机动能力,能够实施建设工作。所以,在2020美国陆军的设计中将增加1个工兵连,把原旅特业营(BSTB)改编为工兵营(BEB)。根据美国陆军部队管理署发布的2014年旅战斗队编制建议,已对在2012年讨论稿中的战斗工兵连与建筑工兵连进行了重新设计,并改称为工兵1连和工兵2连。

工兵1连编制有2个战斗工兵排和1个支援工兵排,战斗工兵排辖3个工兵班,支援工兵排辖1个突破班和1个筑路班;工兵2连编制有1个战斗工兵排,1个支援工兵排和1个道路清理排。战斗工兵排和支援工兵排编制同工兵1连,道路清理排辖2个清理班。

3种作战旅工兵连编制框架是一样的、模块化的,只是因各自作战环境不同有少量差异。战斗工兵班主要区别是用车:装甲旅战斗队采用1辆M2工兵战车,斯特赖克旅战斗队用1辆ESV斯特赖克工兵班车,步兵旅战斗队用2辆装甲悍马车;道路清理班3种作战旅是完全一样的,都是1辆RG31指挥车,2辆VMMD探雷车,1辆水牛排雷车;筑路班编制大致相同,大致装备有4辆推土机(1辆D7G,3辆DEUCE),3辆HMEE挖掘机,1辆刮平路机,1辆铲装车,2辆M1157中型卡车运土石方和拖设备工具挂车,4辆平板车用于运送履带车辆。

对于3种作战旅工兵连最大的不同处在于突击排雷班,装甲旅战斗队的突击排雷班有3辆ABV突击排雷车,2辆AVLB架桥车和1辆ACE推土机;步兵旅战斗队的突击排雷班只有2辆M1083中型卡车拖2个MICLIC线串扫雷弹发射器;斯特赖克旅战斗队因其战斗工兵排已经编装了MICLIC扫雷弹发射器,所以其突击排雷班只有2辆TCB通用桥车。

对于侦察营编制的调整,根据2013年9月7日美军发布的新一版部队设计更新(FDU)对侦察营下属侦察排、班进行了标准化设计:

一是侦察排进行标准化。即,每排增加3车12人,每排36人,其中下车侦察人员18人,各占一半,3种旅战斗队的侦察排的装备配置因其任务属性不同而不同;

二是侦察班标准化。每个分队12人中下车侦察人员6人,编为1个完整侦察班,该班又设2个3人侦察小组。 由班长兼任组长的侦察小组由1个上士、1个下士、1个上等兵组成,另一组由一名中士领导,另加1个下士1个上等兵组成。其编制与装备如图5所示。

 

图5:侦察班的标准编制与装备

三种作战旅战斗队结构设计具体如下:

1、装甲旅战斗队的改编设计

根据美军2013年9月9-13日召开的“2013机动作战研讨会”上,William Nuckols上校在装甲旅战斗队专组讨论上透露的情况看,装甲旅战斗队结构设计要点主要有:1)为装甲旅战斗队增加第3个合成营;2)原旅特业营改编为旅工兵营(BEB),增加一个工兵连;3)增强旅工兵营的电子战能力;4)调整保障专业人员结构,包括在医务连增加行为健康顾问;5)炮兵营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一个炮兵连;6)为每个机动连增强1-2个连情报支援小组;7)保留27人的战术无人机排;8)保留营部S-1人事组;9)调整旅工兵营S-6后勤组;10)勤务支援营增加1个合成前沿保障连,1个工兵前沿保障连。如图6所示,其总编制数最终调整为4708人(军官340人,技官44人,士兵4300人)。

 

图6:装甲旅战斗队编制结构(2013年)

在装甲旅战斗队侦察排标准化方面,由原来的3辆M3履带式侦察车及5辆悍马改为6辆M3履带式侦察车,每车6人(其中下车侦察人员3人),侦察排下设3个2车12人的分队,每个分队下车侦察人员6人编组为1个侦察班,如图7所示。

 

图7:装甲旅战斗队侦察排的编成

2、步兵旅战斗队的改编设计

根据美军2013年9月9-13日召开的“2013机动作战研讨会”上透露的资料显示,步兵旅战斗队结构设计要点主要有:1)增加第3个步兵营,但在美国本土外驻防的步兵旅战斗队不增加第3个步兵营;2)原旅特业营改编为旅工兵营(BEB),增加一个工兵连;3)炮兵营增加一个155mm榴炮连;4)勤务支援营增加1个步兵前沿保障连,1个工兵前沿保障连。其总编制数最终调整为4462人,其最终的编制结构如图8所示。

 

图8:2020步兵旅战斗队编制设计(2013)

根据2013年9月7日美军发布的新一版部队设计更新(FDU),步兵旅战斗队侦察营裁撤原来的1个步行侦察连,远期增加第3个轻侦察连(乘车侦察连),营部连增加1个狙击班。

步兵旅战斗队侦察排标准方面,由6辆悍马24人改为9辆36人,每车4人(其中下车侦察人员2人);侦察排下设3个3车12人的分队,每个分队3车顶置武器分别为M2重机枪/MK19榴弹发射器/陶式导弹,下车侦察人员6人编组为1个侦察班。如图9所示。

 

图9:步兵旅战斗队侦察排的编成

3、斯特赖克旅战斗队的改编设计

根据美军2013年9月9-13日召开的“2013机动作战研讨会”上透露的资料显示,斯特赖克旅战斗队结构设计要点主要有:1)原旅特业营改编为旅工兵营(BEB),增加一个工兵连;2)从2013年11月起每个斯特赖克旅战斗队增编6个前沿保障连,同时大幅缩减野战维修连等的在编人数;3)扩大了炮兵营的在编人数。其总编制数最终调整为4481人。其最终的编制结构如图10所示。

 

图10:斯特赖克旅战斗队编制设计(2013年)

斯特赖克旅战斗队侦察排标准方面,由4辆斯特赖克装甲车23人改为6辆36人,每车6人(其中下车侦察人员3人),侦察排下设3个2车12人的分队,每个分队下车侦察人员6人编组为1个侦察班,如图11所示。

 

图11:斯特赖克旅战斗队侦察排的编成

结语

尽管美国陆军作战旅战斗队总数受到了大幅裁减,但实际一线作战人员数量削减不多,多出来的士兵均补充到各个作战旅中,步兵旅和装甲旅人数大幅增加。就单个旅战斗队而言,无论在机动作战能力方面,还是在后勤保障、情报与侦察、作战支援等方面,其综合能力均得到了全面的提升,在过去模块化转型过程中遗留的问题也得到了解决,使整个陆军作战部队结构在指挥控制方面更为流畅。值得注意的是,为战区陆军、军、师层级配属固定编制这种结构的调整,一改以往注重低端作战的“做派”,更为强调国家战争中的作战能力。而在全球范围内实施“塑造行动”的必要步骤,将作战部队区域化部署的设计,也给美国陆军带来了“语言和文化训练、战略投送”等新的课题。另一方面,尽管目标员额的裁减能节省大量国防资金,但这种增强型部队重组以及可能的部队重新部署又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这就变成了一个新的“庞氏骗局”。

 

知远所相关最新学术成果《2020美国陆军战略转型研究》即将出版,敬请关注。

[责任编辑:蒋佩华]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