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太空军事化及中国应对之策

2015-01-15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汤志成访问次数:

 

1957年10月4日,苏联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上天,标志着人类活动开始超出地球,进入太空。近60年来,人类在和平利用太空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太空也总体宁静。但不可否认的是,宁静的背后,亦不乏太空军事化、武器化的“鼓噪”与“暗流”,且这种“鼓噪”会否成为现实,“暗流”会否成为主流,却仅取决于人类的自我约束,自我控制,并不十分可靠。因此,未雨绸缪,研判太空军事化前景及其对我国可能造成的影响,并探寻具有较强针对性、指导性和可操作性的方法措施,就显得尤为必要。
一、太空军事化前景存在极大不确定性
太空军事化的涵义虽广,但究其大要,不外乎两个方面,一是对卫星的攻击,二是在太空部署武器。迄今为止,人类尚未发生过对卫星的蓄意攻击事件;至于在太空中部署武器,各国也表现得十分克制,亦未发生违背《外层空间条约》的案例。
但是,美国轨道试验飞行器--X-37B的出现却可能改变这种状况。2014年10月17日,X-37B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范登堡空军基地着陆,结束了长达22个月的第三次太空飞行。尽管美国空军对X-37B的使用目的秘而不宣,但“一些怀疑论者和专家(包括俄罗斯专家)认为,美国正在试验新的太空拦截器,它在必要时能够使潜在敌人的卫星失灵。而有人甚至认为它能够从地球轨道上用导弹和炸弹实施打击”。X-37B的连续成功试飞,使太空战由科幻变为现实的足音已清晰可闻。
并且需要指出的是,凡装备中程弹道导弹的国家都拥有使火箭发射升空的技术,该技术赋予这些国家一种内在的反卫星能力;而有能力跟踪卫星的国家以及能够研制用于弹道导弹防御寻的拦截器的国家,其反卫星潜力则更大。
换言之,太空会否被军事化利用以及会在多大程度上军事化,在技术上并不存在多少障碍,而主要取决于相关国家的意愿,前景自然扑朔迷离。
二、太空军事化对我可能影响
太空军事化对我影响十分广泛,但概括而言,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削弱我战略弹道导弹生存能力
类似于X-37B这样部署于太空中的飞行器,平时像卫星、宇宙飞船等人造天体一样绕地球飞行,战时可突然对地面目标实施打击,令人猝不及防,其对处于发射准备状态的公路、铁路机动发射导弹部队的威胁比发展中的美国“常规快速全球打击体系”构成的威胁还要大得多。
(二)减煞我太空利用能力
卫星是脆弱的,但对卫星攻击造成的影响却是十分严重的。倘使我侦察卫星遭致攻击而失效,则我将成为“瞎子”、“聋子”,作战决策将失去前提;倘使我通信卫星遭致攻击而失效,则依靠卫星传递的指令信息无法下达,反馈信息无法上报,作战指挥将陷入混乱;倘使“北斗”卫星遭致攻击而失效,美国GPS、俄罗斯GLONASS又被关闭或释放错误信息,则众多利用卫星导航定位的武器系统将无法准确命中目标……特别是通信链的断裂,对潜射弹道导弹部队的影响更为严重,其一旦被剥夺指挥权甚至被利用,后果将不堪设想。
(三)影响我战略决策的针对性
对卫星的攻击,尤其是非动能摧毁性攻击,往往具有很强的隐蔽性。譬如,1998年,美、德、英三国共有的一颗 “伦琴”卫星无缘无故地转身面向了太阳,导致光学传感器损坏。此事故的确切原因至今仍无法确定,仅仅是怀疑遭到了网络攻击。可以想见,战时一旦发生卫星遭大规模攻击但却不知攻击源自何方的情况,将使我战略决策陷入十分被动的境地。
三、应对太空军事化的对策建议
针对可能出现的太空军事化趋向及其对我影响,我应早计划早行动,张驰有度,应对得法。
(一)成立太空战指挥机构
应尽早在总部一级成立太空战指挥机构,平时负责太空力量需求论证,太空态势感知、威胁评估、意外事件处置,太空战计划制定、修订、完善以及太空战演练;战时统一指挥各军兵种的太空作战行动。与此同时,在二炮,空、海、陆军成立太空力量业务管理部门(机构),负责所在军兵种太空力量的行政管理、军事训练、战场建设等。
(二)注重太空事业投资效益
太空活动耗资特别巨大,就连太空基础雄厚、经济实力世界第一的美国,也一改以往“性能第一,进度第二,成本遥遥第三”的采购原则,并通过将任务载荷散宿到不同卫星,尽量采用成熟硬软件 ,购置现成卫星舱,加大及优化与工商界的卫星研制、发射、维护合作,推广美国制造、国际认购、分承负担、共享能力的国际伙伴合作模式等途径来实现所需作战能力、负担能力、韧弹能力三者之间的平衡。相比之下,中国更应将好钢用在“刀刃”上,坚决摒弃重“面子”思维及追求“形象工程”做法,除借鉴美俄等国成功经验外,还应利用后发优势,既注重“赶”,解决有无问题,更着力“超”,期冀通过技术的创新与应用,获得较低的投入产出比,实现太空事业的可持续发展。
(三)保持多样化的制天技术贮备
国家间的对话永远是以实力为后盾的。面对不确定性的太空军事化前景,应有条不紊地进行地基、海基、空基、天基反卫星技术研究及试验,保持相应的技术贮备和实战能力,不断增强我太空威慑的可信、可靠程度。
 
相关资料
1、普尼特•巴拉(Puneet Bhalla),印度地面战研究中心研究报告,《太空武器化》(Weaponisation of Space),2014年第45号。网址参见http://www.claws.in/images/publication_pdf/1533354089_MP45Inside07-05-14.pdf
2、俄罗斯“军事评论”网,《X-37B空天飞机的任务是演练太空拦截器技术》(Американский беспилотник X-37B уже больше года находится на орбите),2013年12月19日。网址参见http://topwar.ru/37511-amerikanskiy-bespilotnik-x-37b-uzhe-bolshe-goda-nahoditsya-na-orbite.html
3、澳大利亚智库罗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网站,《空间战及其网络作战:使弹道导弹核潜艇更危险》(Cyberwar and war in space: Making SSBNs more dangerous),2014年9月29日。网址参见http://www.lowyinterpreter.org/post/2014/09/29/Cyberwar-war-in-space-making-SSBNs-more-dangerous.aspx?COLLCC=992608628&

[责任编辑:诺方知远]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