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美国陆军研究特大城市作战及对我们的启示

2015-01-29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王建国访问次数:

    2014年6月23,美国陆军发布了陆军参谋长战略研究小组特大城市概念工作组撰写的专题报告《特大城市与美国陆军:为复杂和不确定的未来做准备》。这份报告探讨了特大城市(人口超过1000万的城市)的战略意义以及美国陆军和联合部队对特大城市理解上的差距。同时,提供了在战略层面上评估特大城市的方法,并用世界各地城市的案例研究说明了特大城市带来的独特挑战。

一、美国陆军研究特大城市作战的基本情况
美国陆军参谋长战略研究小组特大城市概念工作组通过对条令和文献的研究,与美国国防部、美国政府、工业界和学术界的广泛交流,对不同类型的特大城市进行实地调研等方式,进行了为期一年的“关于特大城市对未来影响的研究项目”。该项研究成果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明确特大城市的战略意义
未来二十年,城市地区人口预计将增加14亿,增长几乎全部发生在发展中国家。由于自然灾害的风险、再加上地理和气候变化、扩张失控和基础设施不完善,将加剧人道主义救援的挑战。另外,贫富差异加剧和历史遗留的宗教和种族对立也将恶化特大城市的环境。
报告认为,世界性的特大城市对美国而言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一是特大城市将继续占据重要的战略地带,其稳定性对全球连通性和秩序必不可少;二是特大城市也可能成为企图袭击美国本土的威胁组织提供安全庇护所,因此,特大城市与美国国家利益的联系与日俱增;三是在任何未来的危机中,特大城市将极有可能是需要美国军事干预的关键性战略地带。
(二)美国陆军应对特大城市挑战的不足
报告认为,美国陆军应对特大城市挑战还存在很多的不足,一是几乎还没有任何特大城市作战的实践经验,例如在巴格达,美国陆军曾在拥有650万人口的城市环境中战斗了近十年,但到2030年,全世界将有37个比巴格达大2-4倍的城市。二是美国陆军现有的条令对特大城市的理解存在着差距,特大城市没有被作为研究和情报收集的分析单元,或者没有在计划方案中体现。三是对特大城市的特性认知不足,特大城市由于其规模巨大,是无法实际控制或知彻底切断对外联络的。因此,军队的历史方法或经验对特大城市是无效的,这是一个全新的作战环境。
(三)对特大城市的战略评估方法
报告认为,由于特大城市的复杂性,每个城市都有其独特性,没有哪两个城市是类同的。这意味着,在未来特大城市作战中,没有任何模板或既定的任务目标清单可以直接借鉴使用的。因此,特大城市概念工作组提出的战略评估方法涉及到对特性的考虑,包括背景、规模、密度、连通性、流动性和威胁概况等。
(四)对美国陆军的建议
报告认为,特大城市作战是不可避免的,美国陆军必须主导国家的应对措施,应开始了解特大城市的特性,并在条令、编制、训练、物资、领导、人员与设施(DOTMLPF)等方面塑造自己、挑战自我。报告认为,由于陆军在为国家提供军事选项来实现战略目标方面承担主导的责任,以下问题值得研究:
一是目前的地区驻扎部队的概念是否有效地发展了在特大城市实现战略目标所需的地区专长?
二是特大城市是否是地面部队需要发挥战略作用的环境?特大城市是否能成为战略性地面部队这种观点未来的挑战?
三是陆军如何才能使结合了情报界、学术界和作战部队的,关注特大城市的利益共同体制度化?
四是需要改变哪些制度上的模式,以便使陆军为在这个新出现的环境中取得成功做好准备?
五是陆军能够利用哪些合作伙伴(特种作战部队,国家和平伙伴关系,国际合作伙伴等),以更好地了解这种环境?
六是陆军可能如何利用各级的职业军事教育(PME)来研究和学习有关城市的知识和特大城市环境的复杂性?
七是陆军如何建立军民合作伙伴关系,以促进在美国大城市中的培训、测试和实验?
二、对我们的启示
我国地域辽阔,自然灾害频发,东西部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极不均衡,各阶层利益诉求差异很大,军队和武警实施灾难救援、处突维稳等非战争军事行动任务重、频率高、时间长,美国陆军这份研究在特大城市采取行动的报告对我们也有一定的启发。
(一)加强对特大城市的了解和研究
2014年11月20日,据中国政府网消息,国务院发布国发2014第51号文件《关于调整城市规模划分标准的通知》,新标准将城市划分为五类七档,城区常住人口1000万以上的城市为超大城市(即美国陆军报告中的特大城市),城市人口500至1000万为特大城市;截至2014年,6座超大城市为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州、深圳。由于城市人口急剧增加,城市区域极度膨胀,加强对特大城市特性,诸如背景、规模、密度、连通性、流动性和可能出现的自然灾害,可能导致不稳定的因素,城市的承载能力和应变能力的了解和研究十分必要。
我们尤其要从国情出发,认真研究如何应对由于大型工程征地拆迁(如四川万源),有重大环境影响(如四川什邡)等项目引发的群体性事件,甚至颜色革命。中国国家安全论坛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12月6日在《环球时报》年会上说,“思想基础加社会基础,再加上外部条件配合,颜色革命在中国只是缺了一个引爆点和时机”。
(二)重新研究历史和现实经验,借鉴外军经验
我军历史上也不乏在城市实施戒严,平定暴乱的实践,规模较大的有1989年首都戒严,拉萨戒严。然而,目前超大城市的规模、密度和现代化水平与以往相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尤其是手机和互联网的普及,城市人口不满情绪的积累使过去的经验已经不能有效地用于应对当前和今后的挑战,因此,我们不仅要重新研究历史的经验教训,还要研究、借鉴外军的经验,才能有所思考,有所准备。
近年来,我们在加强非战争军事行动的能力建设方面采取了一些举措,也取得了一些进步,但打赢战争始终使解放军的主要使命。面对国内外形势的发展变化,尤其是发生颜色革命的可能性,我们有必要条令、编制、训练、物资、领导、人员与设施等方面进行调整,加大非战争军事行动的能力建设的力度,尤其是要做好特大城市平定暴乱,维护稳定的准备。正在发生的香港“占中”事件,长期持续的新疆、藏区维稳行动也揭示了这一点。
 
参考资料
1.美国陆军参谋长战略研究小组。2014年6月23日。《特大城市与美国陆军:为复杂和不确定的未来做准备》。
2.百度百科。2014年12月3日。“超大城市”
3.彭光谦。2014-12-07。“少将:颜色革命在敲中国家门 只缺引爆点和时机”,环球网。

[责任编辑:诺方知远]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