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从反暴力极端组织到应对大国挑战 ——美国国家军事战略的回归与平衡之路

2015-07-10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汪川访问次数:

2015年7月6日,澎湃防务刊载了部分我所文章《从反暴力极端组织到应对大国挑战——美国国家军事战略的回归与平衡之路》。全文如下:

一、前言

当地时间7月1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公布了《2015美国国家军事战略》,作为执行《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的军事指导具体文件,其再度集中体现了美军近年来对于战略重心调整的思考和实施情况,一是再次明确战略威胁或战略对手;二是清点战略对手构成挑战的核心军事能力;三是阐述美军应对挑战的集成军事战略,明确军事能力建设所着眼的任务清单;四是根据军事战略调整面临的困难,对内部发出了动员。该报告与美军近年来多份战略或纲领性文件,以及美国军政重要领导人的相关讲话内容一脉相承。与《2011年美国国家军事战略》相比,2015年的报告明显表达出军事战略重心的回归与平衡,即从反暴力极端组织到应对大国挑战。

二、再次明确战略威胁或战略对手

《2015美国国家军事战略》在“战略环境”一节中所明确的战略威胁或战略对手与2015年2月美军参联会主席邓普西将军的阐述基本一致,即美国面临的国家安全问题是2-2-2-1。一是2个重量级问题:俄罗斯与中国;二是2个中量级问题:伊朗与朝鲜;三是2个网络问题:暴力极端分子网络(从西巴基斯坦到北非)和跨国犯罪网络(西半球);四是1个域的问题:即网络空间。《2015美国国家军事战略》中只有跨国犯罪网络和网络空间没有重点提及。很明显,中俄两个大国的威胁远远排在暴力极端组织的前面。

其中关于中国的论述原文如下:“美国支持中国崛起,鼓励中国成为更广泛的国际安全的伙伴。但是,中国的行为加剧了亚太地区的紧张。例如,中国对几乎整个南海的主权诉求违反国际法。国际社会继续呼吁中国通过合作手段,而不是强迫手段来解决争端。中国的领土诉求咄咄逼人,一旦实现,将能够在关键性的国际水道部署军力。”

虽然在所有的国家威胁论述中,该报告将中国排在了最后,并且采用了支持中国崛起的字眼,然而这或许只是对当下外交气氛的一种一致性表达。美国仍把中国和上述国家列为所谓“修正主义国家”(“修正主义国家”概念是国际政治中一个十分常见的政治术语,常常被用来指称那些意欲颠覆或推翻现存秩序的国家)。鉴于中国是明确的战略威胁,美国在对中国军事能力实际的敌意评估和应对措施上,不会有丝毫的客气。

三、清点战略对手构成挑战的核心军事能力

《2015美国国家军事战略》中将“军事环境”单独成章,这显然有别于2011年的版本。在分析对手构成挑战的核心军事能力时着眼两个要素——新兴技术以及相应的冲突样式。

(一)带来挑战的新兴技术

报告指出,在过去的十年中,美军的作战主要是针对暴力极端组织网络。但在可预见的将来,有些国家拥有的技术将可能对抗美国的军事优势,能够具备地区封锁和威胁美国本土的能力。其中,最值得担忧的是弹道导弹、精确打击技术、无人控制技术、太空和网络技术、以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技术的扩散。新兴技术正在通过增加不确定性和压缩决策空间来影响威慑冲突管理的层级。例如,攻击通信和传感器系统将导致美军预警时间大大缩短,影响美军评估、协调、通信和反应。因此,未来的国家冲突可能是不可预见、成本高昂、且难以控制的。

在谈到暴力极端组织时,报告指出其也在应用新兴技术,例如进行战略传播的信息工具、简易爆炸装置、自杀背心和散播恐怖的特殊网络工具,其甚至寻求更尖端的技术例如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从报告中可以很明显看出,大国的技术发展带来的挑战给美国带来的威胁更大。

(二)国家冲突、非国家冲突以及混合冲突构成的冲突集

如图1所示,报告指出,当前美军卷入国家间战争和与暴力极端组织的冲突的可能性和重要性成反比。两类冲突的重叠处形成了混合性冲突,其冲突行为体同时拥有两类冲突的作战技巧、能力和资源。这种混合型冲突的体现可能是由军队伪装成非国家行为体,例如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的行动;或者是暴力极端组织具备了初步的合同作战能力,例如“伊斯兰国”武装;还可能是由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进行合作以达成目标,其使用的武器涉及范围很广,例如乌克兰东部地区的冲突。混合战的效果能够增加模糊性,使对方的决策变得更加复杂,也会减缓对方进行有效的反应协调。因为混合战中对手的这些优势,这种形式的冲突很可能将持续到未来。

 


图1.美军面临的冲突集


 

四、应对各类挑战所采取的集成军事战略

报告在“集成军事战略”这一节的阐述中指出美军的军事能力能够应对各类形式的冲突,且同时遵循一定的优先顺序,要点如下:

(一)美军优先任务清单

根据持久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利益,美军确立的优先任务清单为:

(1)威慑、拒止和击败敌对国家

(2)扰乱、消解,最终击败暴力极端主义组织

(3)强化全球盟友和合作伙伴网络

相比《2011年国家军事战略》的表述,击败敌对国家和击败暴力极端组织的排序已经调换。

(二)先进全球集成作战所需要的关键要素

根据《联合部队2020:联合作战拱顶石概念》中的详细论述,全球集成作战强调八个关键要素:

(1)采取任务式指挥

(2)获取、保持和利用主动权

(3)借助全球灵活性

(4)伙伴合作

(5)建立联合部队时展示弹性

(6)改进跨领域的协作

(7)使用有弹性、隐蔽性强的能力

(8)增强作战区别能力以减少意外后果

这些行动依靠全球后勤和运输网络,安全的通信,以及情报、监视和侦察能力的集成联合和伙伴合作。

(三)美军军事行动优先清单

(1)维持安全和有效的核威慑

(2)为本土提供军事防御

(3)击败对手

(4)提供全球性的稳定存在

(5)打击恐怖主义

(6)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7)拒止对手的目的

(8)对危机进行快速反应,实施有限的紧急行动

(9)实施军事接触和安全合作

(10)实施稳定和反叛乱行动

(11)为民事机构提供支援

(12)实施人道主义援助和灾难反应

从这些清单看出,美军寻求的军事能力在着眼应对大国挑战方面明显已经优于应对暴力极端组织。

五、面对战略调整中的困难,发出“联合部队倡议”

报告原文并未说明联合部队倡议的动因,但字里行间隐约透露出是为了克服军队长年海外作战的疲惫引发的士气不振、道德水准下降,部队运营效率下降、军事预算减少等种种问题。

报告在联合部队倡议一节指出,美军联合部队依托人员、流程和项目以实施全球集成作战,以及实现国家军事目标。具体为:

1、基于军队的人才和职业水准,改进美军最大的优势

(1)将领导力的发展至于优先地位

(2)改变组织文化适应社会发展

(3)促进有品德的领导

2、在流程方面,军队将更加注重创新及效率

(1)根据资源实施规划

(2)改进全球敏捷性

(3)要求更好的效率和效果

3、在项目方面,军队将以维持技术优势、提高质量为宗旨

(1)改变装备的联合互联互通性

(2)投资以增强决策优势

总体而言,联合力量倡议需要创新性的领导者、更优化的决策程序以及先进的军事能力。

美军在报告中专门发出联合倡议也表明,战略重心的转移不仅仅是军队的调动,而是一方面要以国防预算的下降为前提条件,另一方面要解决在十余年反恐战争中军队所积累的疲乏和某些能力的弱化和下降。归结起来要进行战略资源的重新配置和相应军事能力建设、而且要对整个军队进行再动员。从而,不仅促进战略重心转移在物质层面的实现,也要促进其在心理层面上的实现。从历史的经验来看,战略和军队的转型一旦启动,停滞和倒退的代价都是巨大的。

结语

根据《2015美国国家军事战略》所阐述的内容,笔者认为这揭示出几点重要结论:

(一)在美国的持久国家利益清单中,世界秩序主导权的优先性高于某些地区安全

美军的全球反恐战争打了十多年,奥巴马政府已经将其规模缩小到尾声状态,近年来美国国内反恐工作卓有成效,没有再遭受9.11事件这类惨重打击。尽管美军在中东仍然直面暴力极端组织,且中东安全格局几乎称得上已经完全失序,但美国仍然要转移战略重心。因为其认为中俄两国利用这十多年的战略机遇期积累的技术资源,在远期能够对美军的军事优势产生巨大挑战,进而影响到其所谓国家安全利益和持久国家利益,实质上是动摇美国全球霸权或者其主导的国际秩序。这是美国绝对不能接受的,因此亚太再平衡战略应运而生,将军事任务的优先权落到应对大国冲突上只是时间问题。

(二)美国战略重心的调整经过长期酝酿和精心准备

这些酝酿和准备体现在数年来,相应的战略构想、作战概念、指导文件、军队转型、军事采办、军队建设等的讨论与实施,将战略顶层设计到最终的军事能力和军事部署全部打通。战略构想包括从“亚太再平衡战略”到“新抵消战略”的升级;作战概念包括从“反介入/反区域拒止”,到“海基能力”,到“空海一体战”,再到“联合全球公域介入与机动”的升级;指导文件则涉及到《维持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21世纪国防的优先事项》、《2014年四年防务评估报告》、《2014年国家情报战略》、《联合作战顶层概念:联合部队2020》等;军队转型则涉及到一系列的裁军和重组;军事采办则涉及到《长期研究与发展计划》,《更佳购买力》1.0-3.0、《转型路径——国防工业协会采办改革建议》相关报告内的各类措施。

(三)战略调整决心坚定

一方面,由于国际局势的变化,关于这次战略调整引起了美国国内不少争议和反对,但并未动摇美国的战略部署。第一,“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在中东持续造成大面积的破坏,有声音呼吁美国增兵中东,然而其仍然只坚持有限的空中打击,拒绝付出更多军事资源。第二,俄罗斯将克里米亚纳入版图内,并且乌克兰东部战乱持续。有声音呼吁美国增兵东欧,然而其仍然只在前沿保留少量兵力进行象征性的威慑,美国欧洲司令部的撤军裁军并未因此终止。

另一方面,美军在全球反恐战争期间在物质和精神层面的种种损耗需要恢复,因此《2015美国国家军事战略》发布了联合部队倡议,相当于作出了一次动员,希望全军上下都能积极推进整体军事战略调整的落实。

[责任编辑:蒋佩华]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