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英国出兵打IS是为朋友“两肋插刀”吗?

2015-12-07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客座研究员 千里岩访问次数:

123,英国议会经过长达十余小时的争吵,终于决议出兵参与打击ISIS的行动。英国首相卡梅伦表示IS对于英国也是一个严重威胁,在德法等盟友都已经出动的时候,英国不该袖手旁观。但很显然,英国不“袖手旁观”,自有其深层原因。

首先,英国行动在性质上有模糊空间。

令人关注的是,不同于德国政府明确表示出兵决定是援引欧盟相关条约,对于法国政府要求援助的一种回应。卡梅伦并没有具体指明,英国的军事行动究竟是依据北约的共同防御原则还是同样援引欧盟的相关条约。

英国和德法一样,都是同时具有北约成员和欧盟成员的双重身份。不同于美法在叙利亚境内执行空袭时候必须借用周边国家的基地,借着独特的地利,英国空军从位于塞浦路斯的英属殖民地内机场出发,奔赴叙利亚执行了第一次空袭任务。不需要任何盟友的协助,这个便利也给英国对自己行动的定性带来一个故意进行模糊的空间。

其次,英国出兵实质是一次战略投机。

原本,英国已经于去年追随美国对伊拉克境内的ISIS组织所属目标进行了空袭。但是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上,又开始针对叙利亚境内ISIS目标进行打击?

其国会内能够引起激烈争论的并非偶然而是有一定客观背景的,英国目前面对的难民潮冲击远远小于德法两国,ISIS虽然扬言要袭击伦敦但是并未有实际行动。因此,英国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动机不应该如德法那么强烈。

但是,如果反观英国在战后欧洲和北约之间的关系中所作所为,也许我们就不难找到答案。战后的英国在国家战略上一直坚定不移地仅仅追随美国,始终强调“美英特殊关系”,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期间,英国又是毫不犹豫坚决追随,明显的与欧盟其他主要国家的立场有所区别。

成立欧盟的过程中,英国仍然对欧盟一体化进程采取了近乎抵制的保守态度,坚持不加入《申根协定》和欧元体系,期间还曾经多次扬言要退出欧盟,最近的可能性就是卡梅伦宣布将于2017年发动的全民公决是否退出问题。

这种刻意与近在咫尺的欧洲大陆国家保持一定的距离。这种作为在早期让德法等欧洲国家将英国视为美国派来钻入“欧共体”一匹特洛伊木马。因此,欧盟一体化过程中才从最开始的“英法德三角关系”逐步演变成了“法德轴心”模式。但是理性的人都可以看出来,丧失了世界霸权的英国,如果再离开欧盟,不仅仅会在经济上遭受一场严重的损失,还会彻底失去对欧洲和世界事务的影响力,就是作为美国的附庸来说,也会变得无足轻重。

即便是留在欧盟内部,英国如果在德法如此重大的行动上保持旁观态度,显然也是为未来自己在欧盟被进一步边缘化埋下隐患。因此,积极出兵参与反而是一种跟德法拉近距离的举动,从卡梅伦个人角度说,也是一种用来压制保守党内部要求退出欧盟势力的权谋之举。

但结论也绝不能仅仅止步于此,我们还应该看见在叙利亚战场之外,更存在着北约和俄罗斯的博弈关系。英国的“双重身份”决定了,他如果在出兵的性质上进行模糊,在必要时候可以解读为,英国作为北约内美国最亲密的盟友对其在叙利亚的行动一种有力支持。

最后,英国出兵给欧盟和北约带来新的冲击。

目前向叙利亚派兵的国家,除了俄罗斯之外,都是北约成员国。但诡异的是,北约并没有启动自己建立了几十年,不断演习的统一指挥体制,反而是几个主要国家在各唱各的调。

目前只有美国跟俄罗斯已经制定了避免误会的有关协定,法国在争取与俄罗斯建立反恐统一合作机制,加拿大无动于衷,甚至干脆退出了原先参与在伊拉克境内空袭ISIS行动,北约的前线国家土耳其则打掉了俄罗斯的飞机。俄罗斯又是欧盟的制裁对象……

这纷繁的乱象之后,其实正好凸显了在北约内部,欧盟国家和美加等其余成员国利益分歧正在逐渐增长。英国此时出兵的行动一方面壮大了反恐行动声势,另一方面,在日后法德进一步推动欧盟军事一体化时候,提醒了欧洲国家,缺少英国的欧盟军事一体化是虚弱的,便于自己开出更好的价码。

不过,目前而言,这种投机的举动却更像是在本已身处“反恐问题上无所作为的泥坑中”的北约后背上又来了一脚。它再一次向许多北约新成员国展示了究竟可以如何绕开北约的军事框架去追逐自己的利益。

[责任编辑:蒋佩华]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