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2016非洲面临恐怖主义威胁整体态势评估

2016-07-26 《军事文摘》杂志2016年08期 汪川访问次数: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反恐与海外安全国际研究中心研究员  汪川

 

近期,《军事文摘》杂志摘要发表我所文章《非洲面临恐怖主义威胁整体态势评估》,原文如下:

根据“经济学人”网站披露,按照2009-2015年的统计,活跃在非洲的主要恐怖组织所造成的人员死亡数量排名为博科圣地、索马里青年党、马格里布基地组织、以及其他与“伊斯兰国”有关联的恐怖组织。2016年,非洲继续成为恐怖主义威胁的重灾区,对于在非洲有着广泛投资项目和务工人群的中国来说,值得高度关注。

近年非洲各主要“圣战组织”造成伤亡数据分布图

(截至2015年7月11日)



一、整体态势

随着非洲诸多恐怖组织与基地组织或“伊斯兰国”的合流,2016年非洲已然成为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两大恐怖组织袭击和竞争的焦点。非洲是基地组织“中央战区”获取和扩展支持的目标的一部分。同时”伊斯兰国”在2015年建立了“伊斯兰国”利比亚为代表的多个行省,在非洲的扩展动向明显。以索马里出现的情况为例,“伊斯兰国”曾极力劝说索马里青年党脱离基地组织,转投“伊斯兰国”,但遭到拒绝,少部分转投“伊斯兰国”的索马里青年党成员遭到处决。从世界范围内开,两大组织对于盟友或分支的竞争态势十分激烈,对索马里青年党的竞争只不过是在非洲大陆的一个开端。

(一)许多非洲国家的不稳定现状加剧恐怖活动的发展

在非洲,许多国家的不稳定现状都使其成为国际恐怖组织在全球层面的藏身地,本地组织以及非洲的跨国组织都使得来自非洲的威胁和针对非洲的威胁都在加剧。美国恐怖主义研究与分析协会认为,非洲大陆的穷困、政治冲突(苏丹、布隆迪、中非共和国、莫桑比克),宗教紧张关系、有组织犯罪网络/危险地区(坦桑尼亚),以及非法武器流通(利比亚)便于极端组织的扩张。政府专制(吉布提、苏丹),弱政府治理/控制能力(刚果民主共和国)以及制度缺陷(尼日利亚东北部、索马里)加剧了这些条件。

(二)恐怖威胁的主要样式

恐怖组织在非洲的威胁持续增加,主要涉及到恐怖袭击,恐怖活动/存在和宣传活动三个方面。恐怖组织的战略和战术在16年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内部结盟倾向明显。

恐怖组织将在五个明显不同的层面在整个非洲大陆形成威胁

1、扩张和控制/巩固地盘(主要是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之间的争夺)

2、恐怖袭击

3、控制和扩张(人员/资源)补给线(突尼斯、利比亚、叙利亚、摩洛哥)

4、征召人员,包括面对面征召、强迫或者通过宣传手段

5、扩大有组织的小组的存在

在北非、西非(主要是尼日利亚东部北部),以及东非,这五种威胁趋势都普遍存在,在西非的其他地方、中非和南非主要是面临第四和第五条威胁趋势。

(三)不同恐怖威胁样式分布情况的进一步细分

1、有组织犯罪和恐怖主义的联系仍然会存在于北非、西非、东非、中非和南非。

2、某些国家政治领导人利用反恐行动来打击反对派的做法不会改变(突尼斯、埃及)

3、袭击的性质是多样化的,包括:有组织的袭击(利比亚、西奈半岛、马里、索马里、肯尼亚),非对称袭击(尼日利亚东北部、乍得、尼日尔、喀麦隆、乌干达、埃塞尔比亚),以及独狼袭击(突尼斯、摩洛哥)

4、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在非洲南部的扩张宣传主要是依靠劝说,而不是利用地区民众对现状的不满。”伊斯兰国”在非洲南部的扩张会呈现为同时通过个人和小组的两种宣传方式。面对面的招募者和有组织的小组的存在的增加是非洲南部2016年的主要威胁。

5、拥有武器和资金补给线的地区不太可能变化(马里、尼日尔、乍得、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利比亚)

6、以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的活动为主引发的袭击主要是在西非和中非(中非共和国、肯尼亚、埃塞尔比亚、西撒哈拉地区、刚果共和国、赞比亚)。

二、”伊斯兰国”在非洲的发展

从2015年10月至今,”伊斯兰国”在中东的老巢遭到多国打击,在领土和作战实力方面遭到严重削弱,然而”伊斯兰国”在组织运作、招募工作方面,在鼓动和有组织的进行小组和单兵袭击的战略和战术方面,在利用补给线来增加外国武装分子和外国资源方面,在利用地区不稳定来制造和维持利于其宗教圣战思潮的环境的可持续性方面的能力都不容小视。特别是非洲作为其在中东之外首要的发展中心,不能因为”伊斯兰国”遭到了削弱,而轻视其持续发展能力或者认为其趋于灭亡。

(一)扩张领域

2014年11月,”伊斯兰国”杂志《达比克》着力宣传了其“控制”和“扩张”战略,其在非洲建立了多个行省,包括阿尔及利亚行省、埃及行省、利比亚行省以及东北尼日利亚行省。宣布这些行省的成立体现了”伊斯兰国”依靠这些地区当前的紧张、冲突、弱政府以及有利于极端主义发展的宗教氛围来发展。

当前,非洲支持”伊斯兰国”的组织主要有:西非“伊斯兰国”(博科圣地)、哈里发战士(阿尔及利亚)、利比亚“伊斯兰国”、奥克巴战士旅(突尼斯)、西奈军区(埃及)。“伊斯兰国”公开宣称,非洲西非、北非、中非、东非等地区是”伊斯兰国”在企图获得哈里发领土的最终目标中的一部分,在”伊斯兰国”的意识形态中,不承认非洲当前独立国家的合法性。

 


同时,北非也是“伊斯兰国”重要的兵员来源地、中转地和回流地,近年预计有5000多北非武装人员前往中东,大部分支持“伊斯兰国”。

(二)扩张样式

“伊斯兰国”在非洲的存在和扩张体现在两个层面,从南到北的扩张性质也不同

第一个层面是建立起各类组织、建立招募小组搞招募活动以及建立行省(非洲北部和西部)。因此北非西非反恐要优先关注预防恐怖事件。

第二个层面是网络活动,传播”伊斯兰国”的声音、寻求支持和同情(非洲中部和南部),这个地区的反恐要防止恐怖宣传造成的地区不稳定态势。

2016年,”伊斯兰国”在非洲地区发展的强度超过2015年,虽然近期在利比亚的基地苏尔特遭到了强力打击,但仍会在上述区域进行重点活动。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伊斯兰国”在加纳的扩张。2015年末,加纳抓捕了多名拥有武器和电脑的”伊斯兰国”疑犯,其中数名被证实在叙利亚曾经参战或者赴美国进行活动,这批疑犯企图通过伊斯兰极端思想征召和鼓动青年

“伊斯兰国”在非洲扩张是否成功将取决于外国战斗人员回流、地区极端组织的支持和效忠。其中,西非伊斯兰国组织2015年的战术和地盘和发动的袭击在16年继续,博科圣地的地区化扩张不太可能会衰退。”伊斯兰国”在非洲中部和南部的扩张,通过宣传对人员的征召会是其是否成功的主要指标。

三、基地组织在非洲的发展

非洲是基地组织“中央战区”获取和扩展支持的目标的一部分。基地组织将着眼于巩固当前存在的势力范围(马里、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利比亚),其有组织的活动主要是在北非和索马里,关联组织如下:利比亚安萨尔阵线、西非统一和圣战运动(马里)、穆拉比通组织(马里)、阿布萨利姆烈士旅(利比亚)、突尼斯安萨尔阵线、马格里布基地组织(马里、阿尔及利亚、突尼斯)、伊斯兰卫士(马里)、索马里青年党。

马格里布地区基地组织在2016年实施自杀袭击的威胁在增加,特别值得关注的是马格里布基地组织在毛里塔尼亚、尼日尔、布基纳法索等国家将增加袭击。马格里布基地组织依靠绑架、走私和其他犯罪活动除了持续能够在当地发动袭击之外,也是向外发展恐怖小组的主要推手。马格里布基地组织还将主要着眼更广泛的联合来确保其资源补给线、训练和对抗”伊斯兰国”——这个趋势在马里已经出现了。马格里布基地组织、马西纳解放运动组织、伊斯兰卫士、穆拉比通组织、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这五个组织的合作已经导致了2015年当地袭击事件增加。特别是2015年下半年,在马里发生的袭击增加,这表明该地的恐怖组织对于应对反恐行动的弹性很强,2016年马里北部和南部的袭击事件持续发生。

索马里青年党主要是直接巩固和投送其势力(索马里、肯尼亚、乌干达、埃塞尔比亚、布隆迪)。索马里青年党在索马里,以及索马里和肯尼亚边境地区展现出了相似的应对反恐行动的弹性,能够持续实施高调攻击,例如对肯尼亚东北部省加里萨的袭击,针对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政府官员的袭击,以及针对地区性国家(例如埃塞尔比亚和布隆迪)派出的维和部队的武装袭击。索马里青年党着眼获得地盘的控制的当前战略是重新获得非盟索马里特派团缺乏足够能力控制的城镇,这一战略2016年将会继续。

此外,马格里布基地组织、西非统一和圣战运动(马里)以及穆拉比通(马里这三个组织之间的指挥结构的顺畅程度将是基地组织在非洲巩固地盘和对抗”伊斯兰国”的关键所在。另外,还有多份报道指出,非洲南部存在支持基地组织关联组织的恐怖小组在发展武器和资金的补给线,并且为恐怖分子提供庇护区。

结语

随着国际和大洲层面的反恐行动的增加,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都将面临压力,不仅涉及到保存实力的弹性,还涉及到保持军力投送和地盘控制的能力。2016年,非洲持续出现更多的恐怖袭击和恐怖活动扩张(通过恐怖小组或者获得外国武装分子补给线)。由于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之间竞争的推动,恐怖组织的扩张战术的多样化将考验非洲国家和非盟的反恐能力。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伊斯兰国”在中东的核心地盘持续遭到严重削弱,在一两年内完全失守并非不可能,届时大量来自非洲的武装人员是转入地下跟随核心组织在中东开展游击式的叛乱作战,还是有组织地回流到非洲进行新的发展,还是未知数,可能会进一步加重非洲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

[责任编辑:蒋佩华]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