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美国海军第二次战略选择的主要特点

2016-12-22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马苇舜(海洋安全战略分析与评估中心)访问次数:

一、战略选择的模式彻底摆脱了大陆海军的禁锢

美国海军第一次战略选择是比较典型的大陆海军模式,而第二次战略选择彻底摆脱了大陆海军的禁锢,表现出了大洋海军的特色。美国海军第一次战略选择确立了内向型的近海防御海军,海军力量以轻型的快速帆船为主,执行守土保交的袭商战战略。可见第一次战略选择带有浓厚的大陆海军色彩,在某种意义上,当时的海军还不是国家单独的战略力量,是执行“陆主海从”战略的附属性力量,无法取得独立性的战略地位。

经过旷日持久的西进运动,美国领土由大西洋沿岸拓展到墨西哥湾和太平洋沿岸,从一个一面临海的大陆国家发展成为三面环海的大陆岛国,地缘战略环境的改变,促使美国海军摆脱了对陆地的依附,成为捍卫和拓展国家利益的独立战略力量。回顾地缘环境与世界强国海军的发展模式,我们可以看出:海洋国家内在地要求发展外向型的进攻海军力量。可以说,美国战略环境的改变对美国海军彻底摆脱大陆海军的禁锢提供了客观的物质需求。

第二次战略选择彻底摆脱了大陆海军的禁锢,坚定地确立了外向型远洋进攻海军的战略选择,海军力量以重型的战列舰为主,执行以夺控制海权为核心的舰队决战战略,彻底实现了从大陆海军到远洋海军的转变。

二、战略选择的性质呈现出极强的主动性和积极性

美国海军第一次战略选择表现出极强的被动性和滞后性。海军始终是在被动地应对压力和挑战,无法影响决策层的海军政策,只能在政治的斗争中起伏不定。到19世纪末期,国际国内战略环境的变化为海军新的战略选择提供了变革的基础。美国海军在大变革的酝酿阶段和开展阶段,都积极作为,提出新的海军战略理论,为海军的发展赢得主动。1890年顺利通过的《海军法案》,揭开了美国海军战略转变的序幕,奠定了新海军发展的基石。民主党上台后,继续推行大海军政策,进一步将战略转变推向深入。到罗斯福总统时期,更是积极主动地全面实践马汉的海权论,确立了未来海军发展的大方向和根本指针。通观第二次战略选择的进程,主动积极地推进海军的战略转型,是一个基本的特征。

三、战略选择的主体受到了海军势力的强烈影响

美国海军第一次战略选择的主体是政治精英和决策上层,海军被排除在战略选择主体之外。相比之下,第二次战略选择的主体深受海军势力的强烈影响。

19世纪后期,开始兴起的海军改革运动是酝酿新海军萌芽的主要力量,他们极力主张加大海军建设的力度,推动了美国海军的复兴和海军主义思潮的出现。卢斯是早期的主要代表,在他的努力下,美国海军学会建立,海军战争学院筹办组建。马汉是海军改革运动后期的杰出代表,他的海权理论和海军战略理论成为美国海军斗争的思想武器。美国海军在马汉思想的指引下,朝着建立制海型海军的方向不断迈进。

海军部在海军势力的影响下,开始积极作为,担当起组织主体的作用。比如,特雷西海军部长1889年年度报告提出不久,海军政策委员会提出了更为激进的报告。该报告建议建造大量的适于航海的战列舰,倡导建立战列舰组成的舰队,这一海军计划是典型的帝国主义计划,充分体现了马汉的海权思想,是马汉思想影响上层的集中体现。之后,海军部在海军势力的不断推动下,全力推进美国海军的全面发展。

在海军势力特别是在马汉思想的影响下,美国两党在发展大海军问题上,逐渐达成了共识,超越了两党政治的偏见。相继执政的共和党政府和民主党政府都致力于建设新海军的伟大事业。特别是一贯反对海军发展的民主党也转而奉行大海军政策,这使得海军发展走上了稳定上升的良好势头。罗斯福总统更是马汉理论的痴迷者和崇拜者,他全面地贯彻和落实了马汉的海军思想,成功地完成了海军的战略转变。

从海军立法角度来看,在海军势力的影响下,国会两院基本上达成了战略共识,认同建设大海军的势力日益壮大。于是国会稳妥地批准了海军发展计划,成为海军大发展的推动者。

为了加强海军军官在海军中的话语权,指挥军官早就主张建立由指挥军官组成的常设机构——总参谋部,该主张得到了罗斯福总统的支持。1915年终于成立了海军作战部,指挥军官的话语权得到了组织保障。

四、战略选择的动力主要来自系统理论的指导

战略理论指导的严重缺失,是导致美国海军第一次战略选择曲折与被动的核心原因。一直到19世纪末之前,美国海军也没有形成完整的、独立的战略理论,只能是自觉不自觉地遵循着实践经验和历史传统,在思想的惯性力量下缓慢地发展,这是制约美国海军长期滞后的一个重要原因。

19世纪末,在美国海军战略选择的关键时期,马汉的海权理论和海军战略理论应运而生,发挥了思想指南的导引作用,彻底改变了美国海军长期缺乏理论指导的困惑,走上了理性发展阶段,极大地推动了美国海军战略选择的进程。

首先,海权论是比较完备的科学理论体系。马汉的海权论旗帜鲜明地说明了一个国家为什么要发展海权,海权是什么,如何发展海权,如何运用海权等一系列根本理论问题,形成了完备的理论体系,树立了美国海军未来发展的标杆,这是海权论能够成为强大动力的根本原因。

其次,海权论集中代表了不同群体的需求。19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美国扩张主义和帝国主义在加快步伐,海外承诺也在增加,建设一支更大规模的现代化海军成为迫不及待的事情。年轻的海军军官(“武装进取派”)和政治家、造船业主、军火制造商、商业扩张主义者携起手来,一起为扩建舰队进行游说。造船工业、冶金工业和其他受惠于海军建设的部门,都支持海军的建设;船运商、出口商、依赖对外贸易生产商和急于提高国家实力与威望的美国公民,都主张扩张海军的规模;还有一些仰仗于选区政治家,为其选区获得慷慨的海军拨款是他们获得选票、达成政治晋升的一种手段。在这一过程中,政府、军方和工业界形成了合作关系,这一关系在20世纪继续得到发展。马汉的海权理论集中代表了这些群体的要求,发挥了统一思想的粘合剂作用,逐步成为这些群体共同追求的目标和遵循的原则。

第三,海权论逐步成为美国决策层的共识。在海权论的积极影响下,海军部自觉地运用海权理论提出海军发展规划,主动地影响政府和国会的决策。美国的两大政党都逐步接受了马汉海权理论,致力于发展大海军。特别是美国总统亲自积极地贯彻落实马汉的海权理论,这就确保了海军的健康发展,确保了海军政策的延续性。国会两院对马汉理论也逐步趋于认同,保障了海军立法的顺利通过。可以看出,决策层对马汉战略理论的认同,使得国家立法机构、政治行政机构和海军军种机构融合起来,这种融合大大推进了海军的战略转变进程。

总之,马汉的理论不但为海军、决策层和不同群体提供了核心的理论指南,牵引了美国海军发展方向和类型的转变,也大力推动了美国海军战略选择的进程。海权论不但为美国发展外向型、远洋进攻型海军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而且为美国将来大力推行对外侵略扩张,乃至称霸海洋、称霸全球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产生了强大的理论牵引力作用。

五、战略选择的制约因素主要局限于守旧势力的残余

当然,在美国海军第二次战略选择的进程中,也有很多的制约因素,影响着美国海军战略选择的进程。但是相对于第一次战略选择而言,第二次战略选择的制约因素是比较少的,影响力也是比较弱小的。主要表现在以下两方面。

一是后海军思想的余毒。长期形成的注重防御的惯性思想是制约海军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影响着海军建设的速度和战略运用。比如,在特雷西1889年的年度报告中,还提出发展海防战舰的主张,就是这一思想的反映。即使1890年海军法案通过时,仍然有人还死死地抱住海岸防御思想不放。

二是地方主义和议会政治的影响。这一时期,虽然地区主义和议会政治在海军发展问题上已经构不成战略性的威胁,但这一因素还是严重制约着美国海军转型的速度。中西部仍是反海军的主要阵地,他们反对海军的扩张,极力来维护海军的现状,担心海军的扩张只能给沿海地区带来实惠和政治筹码,而自己却要背负沉重的财税负担。这一时期,议会政治虽然左右不了海军转型的大趋势,但却延缓了海军转型的进程。

六、战略选择的进程相对快速激烈而又深刻全面

美国海军的第一次战略选择经历的挫折和曲折很多,战略选择的过程是非常困难的,甚至是难产的。相比于第一次战略选择,由于这一次转型的条件较为充分、成熟,再加上又有强有力的系统理论指导,因此第二次战略选择的进程是相对顺利的。

从技术的角度来看,美国海军战略选择时期,正是资本主义世界第一次科技革命时期,科技革命推动了社会发展的进程和社会的变革。伴随着社会的变革,军事领域进行的变革已经取得了重大的突破和成果。

美国充分利用了科技革命的成果,并积极参与科技革命的发展,加快了美国实力和地位提高的进程。到19世纪末,美国的经济实力已经居于世界第一位。美国海军在海军军事革命的进程中,一开始徘徊不前,甚至落伍滞后。但当美国海军开始实施战略选择的转变时,世界范围内的海军军事革命已经取得了重大的成果,美国海军可以直接借鉴和吸收,避免了很多的弯路,实现了美国海军的后发优势。美国海军利用世界海军发展难得的战略机遇期,迅速实现了海上力量的发展和兴起。

从美国政府海军政策的走向来看,美国海军战略选择开始时存在着争论和不同看法,针对特雷西发展战列舰的计划,一部分民主党人和长期受防御思想影响的群体对进攻性的战列舰持敌对或怀疑态度,但这些反对势力在国会中已不占多数。后来,随着马汉名望的提升,马汉的海军理论逐渐为政府和国会所接受,慢慢地达成一致意见,接着采取行动。这典型地反映在1893年民主党执政后也大力推行海军扩建政策,继承和发展了共和党开创的事业。到美西战争之前,美国海军已经成为一支比较强大的海军力量,保证了美西战争的胜利。而这一胜利反过来又进一步提高了海军的名望和海军建设的力度。罗斯福总统更是大海军政策的坚定信奉者和实践者,他带头全面落实了马汉海权理论,大力推动了美国海军全方位的战略调整,稳妥地实现了美国海军的战略选择。

七、战略选择的结果具有极其长远而又深刻的影响

从战略选择的效果来看,虽然美国海军战略选择的起步较晚,但转型是比较成功、顺利而彻底的,完成了美国海军一次质的转变。美国海军通过这次战略选择,实现了海军类型和海军战略的根本性变革。转型前,“美国海军的船只是木制的,是用风力推动的,基本上执行近海防御,袭击海上商船和单舰作战的战略。接着就是作为分水岭的年代,诞生了一支新的海军。在第二个百年,美国的军舰用钢制造,靠蒸汽推动,并且执行远洋舰队战略。”[1]总之,美国海军的战略选择是一次系统的战略转变,是美国海军史上一次质的转变,彻底完成了近海防御舰队向远洋进攻型舰队的转变。

通过战略选择,美国海军的战略地位进一步得到提高,逐步确立了“海军第一”的军种地位;在使命任务上,美国海军从沿海防御转向了控制海洋;在制海范围上,美国海军从近海和沿岸转向了远洋、甚至全球;在作战方式上,美国海军从沿海防御和单舰袭击商船转向了舰队决战。这些战略选择的结果,长远地影响了美国海军的建设与运用。直到今天,美国海军外向型、扩张性和全球性的特征都没有发生改变,甚至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海军的这些特性也不会发生根本的变化。



[1] []斯蒂芬·豪沃思:《驶向阳光灿烂的大海:美国海军史1775-1991》,世界知识出版社,1997年版,第278页。

 

[责任编辑:诺方知远]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