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冷战结束与美国海军战略选择的适时准备

2016-12-22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马苇舜(海洋安全战略分析与评估中心)访问次数:

 冷战的结束,引发了国际战略格局、世界海洋形势等诸方面的巨变。这些巨变彻底改变了美国海军所面临的战略环境,促使美国海军进行新的战略调整。相比于冷战时期战略选择的麻木性和滞后性,冷战后美国海军对战略环境的变化非常敏感,及早展开了新战略理论的研究工作,揭开了战略调整的序幕。

一、冷战结束引发的海军战略选择

(一)两极体制的彻底瓦解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结束了延续40多年的冷战,世界战略格局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冷战格局的结束,彻底改变了美苏长期对峙的战略格局,美国一跃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苏争霸的斗争随之消失。在可预见的未来,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挑战和威胁美国的“单极独霸”地位,因此世界性大规模战争爆发的危险远去了。随着世界大战的淡去,原先冷战格局掩盖下的地区性矛盾与冲突却日益显现出来,地区性冲突和战争爆发的可能性大大增强了。19908月,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引发了冷战后第一场局部战争——海湾战争,海湾战争的爆发验证了国际格局的这一战略性转变。美国海军过去的适应冷战格局的战略选择显然过时了,国际战略格局的巨变迫切要求海军遂行新的战略选择。

(二)美国国家战略的调整

冷战时期,美国为了阻止苏联取得欧亚大陆的支配权,采取了“投身大陆”的遏制战略,遏制战略是以欧亚大陆为重心的大陆型战略。苏联的解体改变了国际安全环境,在可以预见的时期内,再也没有哪个国家能支配欧亚大陆,这促使美国选择海洋型大战略,以最小的代价实现其战略目标,也使美国得以主要依靠其海军推行“帝国主义”政策和压制那些潜在的地区霸权主义。

冷战结束后,针对国际战略格局的根本变化,布什政府极力利用这一“历史性的机会”,建立美国领导下的“世界新秩序”,以维持单极独霸的目标。苏联一解体,布什政府就提出了“冷战后安全战略”,指出“美国今后将把安全战略关心的重点从欧洲移向世界其他地区,即从在欧洲同苏联进行大规模对抗转向第三世界及其他地区。”

1992年国防部长切尼向国会提交的《国防报告》中,正式提出了“地区防务战略”的概念。这一新的军事战略,明确了美国战略重点已“从对付苏联的全球性威胁转向对付重要的地区性突发事件”,并论述了地区防务战略的四大基础,即“战略威慑、前沿存在、危机反应和力量重组。”[1]可见,美国决策层适应了国际战略格局的变化,实现了国家战略重点的转移,美国海军的战略重点显然要做新的选择。

(三)世界海洋战略格局的再次改变

冷战中后期,苏联远洋海军力量的兴起和战略运用威胁到美国海军的制海权。针对苏联海军威胁,美国大力加强海军力量的建设,与苏联进行对抗,世界海洋形成了两极对峙的局面。冷战结束后,随着苏联的解体,苏联继承者俄罗斯的海军大幅度滑坡,对美国海军的威胁也随之消失。美国海军又一次失去了战略对手,再次掌握了世界大洋的控制权,形成了单极独霸海洋的战略格局。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冷战初期,美国海军也曾一度独霸世界海洋。当时虽然也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当你失去自己最强劲对手时,你将做什么?”“你如何重新确立海军的用途和中心?”1954年,哈佛大学著名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提出了“跨洋战略”,警示美国海军及早进行战略调整。但美国海军比较麻木,没有及时地进行战略更新,造成了冷战期间美国海军长期的战略被动,严重迟滞了美国海军战略选择的进程。

冷战后,针对相似的海洋战略格局,美国海军必须吸取冷战时期战略选择滞后的严重教训,及早探讨新形势下的一些重大战略问题:冷战时期强势的、以战为主的远洋进攻型海军是否还要维持?新形势下海军的角色与功能是什么?未来美国到底需要奉行什么样的新战略的新型海军?为了海军部队的发展,美国海军应当如何来向国会提出预算请求?[2]美国海军必须对“冷战型”的海军力量实施战略转变,积极主动地开启面向新世纪的战略选择进程。

二、美国海军战略选择的及时准备

美国海军战略决策机构发挥表率作用,不断发表战略性的文本,为新型海军的战略选择进行预先的理论准备。更为重要的是,美国海军成立了专门组织,大力开展新型海军的战略选择。

(一)领导层率先积极筹划新型海军的战略选择

1.“前进之路”开启海军战略思想转变之门

19914月号的《美国海军学会会报》上,由海军部长、海军作战部长和海军陆战队司令共同署名发表了“前进之路” (The Way Ahead)一文,这是冷战后海军和陆战队就战略问题发表的第一份联合声明。

“前进之路”提出,战略环境的变化要求海军变更力量的部署与模式,变更战斗群的结构,变更两栖戒备大队的构成,只有进行这些调整,才能在舰艇数量削减的情况下适应海军海外存在的需求。现在必须打破传统的作战中心(operational hubs),聚焦于前沿存在和再生能力(surge capabilities)。海军新的战略重点不再是应对一支对立的海军,而是存在行动,这些行动包括人道主义救援、国家重建、安全援助,以及维和、缉毒、反叛乱和危机反应等。[3]总之,“前进之路”主要侧重于阐述长远的战略思想,为美国海军战略转变提供了思想基础。

2.《海军政策指南》奠定海军战略转变的政策基石

海军作战部长小弗兰克·B·凯尔索上将,对海军的基本指导政策有着浓厚的兴趣,他指示海军作战部行政组(executive panel N-00K)负责此项工作。19925月,由海军部长劳伦斯·加勒特和作战部长凯尔索上将共同签署并发表了《海军政策指南》(The Navy Policy Book)这一文件。

《海军政策指南》明确聚焦于政策问题,因为海军深信政策会全面影响到战略的制定。该出版物的主要目的,在于说明海军是什么和海军如何经营等问题,即海军作为一个组织是可信的、负责任的、有道义的和称职的;海军应接受和贯彻“总体质量领导”思想;海军应遵循持久的宽泛原则等。[4]总之,《海军政策指南》在于让全海军人员充分理解领导原则,掌握管理途径,补充了一年前出版的“前进之路”,其所提出的很多新思想和途径对日后的海军战略选择提供了政策基础。

(二)成立专门组织大力展开新的战略选择

美国海军吸取了冷战期间缺乏理论指导的深刻教训,冷战即将结束之前就开始积极考虑冷战后的战略调整问题。美国海军部于199110月组建了“海军能力筹划组”(Naval Forces Capabilities Planning Effort,就苏联解体、全球经济的相互依赖和日益加速的科技革命等影响美国海军基本职能的因素,作出全面评估,对下个世纪美国的海军能力作出评估,创造一个全新的海军战略概念”[5]

“海军能力筹划组”的工作分三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为199110-12月。研究成员评估了国家安全环境中的不变和已变因素,以及这些已变因素对海军的作用地位和使命任务带来的影响,据此对未来环境作出某种假定,以对海军承担的作用与任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第二阶段为19921-4月。研究成员扩大到舰队代表,继续评估那些不变和已变的因素,旨在形成一个新的战略概念,确定执行新战略所需的海军能力,拟定解释新概念的白皮书。第三阶段为19925-10月。主要工作是确定力量结构,从而为新时代提供有效的海军能力,出版“……从海上”白皮书。[6]

可见,美国海军决策组织机构在冷战结束之前,就以前瞻的意识,及早组织了“海军能力筹划组”,探讨新形势海军的战略概念和能力结构。这有力地表明,美国海军顺应了时代的需求,积极地展开了面向新世纪的战略选择,大大提高了海军战略选择的主动性。



[1] 胡成国主编:《透视美国——近年来中国的美国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263页。

[2] John B. Hattendorf, D. Phil., U.S. Naval Strategy in the 1990s: Selected Documents, Naval War College Press, 2006, From the Sea,p.1.

[3] John B. Hattendorf, D. Phil., U.S. Naval Strategy in the 1990s: Selected Documents, Naval War College Press, 2006, p.12.

[4] John B. Hattendorf, D. Phil., U.S. Naval Strategy in the 1990s: Selected Documents, Newport, Naval War College Press, 2006, p.39-40.

[5]冯梁编译:“美国‘从海上’文件的出笼及战略思考”,《海军学院学报》1995年冬季号。

[6]冯梁编译:“美国‘从海上’文件的出笼及战略思考”,《海军学院学报》1995年冬季号。

 

[责任编辑:诺方知远]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