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国际众筹平台——“三股势力”融资新渠道

2020-01-20 访问次数:

香港暴乱以来,反政府组织获得的资金输血是其维持和扩大活动的重要支柱,由于街头政治耗资巨大,部分非法资金也被冻结,国际众筹平台成为了其新的融资渠道,主要体现在GoFundMe这一最大的众筹平台,其动向应当引起关注。

美最大众筹网站GoFoundMe基本情况

 

GoFundMe由Brad Damphousse和Andrew Ballester于2010年5月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创立,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非营利众筹平台,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免费社会筹款平台。该平台的面向对象可以是个人、群体或者组织,人们可以为以下五大类活动筹集资金:医疗类;紧急情况;纪念类;教育及非营利性活动。平台自2010年创立以来已筹集了超过50亿美元的资金,平台每月平均收到的捐款超过1.4亿美元。在2016年,GoFundMe实现了年收入1亿美元的收入1。2015年6月,该公司的两名创始人将GoFundMe的多数股权出售给了Accel Partners和Technology Crossover Ventures,得到了对该平台6亿美元的注资。在2017年1月,GoFundMe收购了美国另外一家众筹网站CrowdRise,形成了行业间的合并,并在此之后转向非营利捐赠的业务模式。

商业运作模式

GoFundMe众筹平台的运作模式分为三步。首先,GoFundMe允许用户使用Facebook账户或者邮件地址创建自己的个人主页来筹集资金,每一个注册用户最多可以一次性建立5个筹款活动。众筹项目建立后,系统会为筹款者提供筹款项目的详细信息,并选择其所属的类别,标明要为个人亦或是团队和组织筹集资金。筹款者通过描述他们的筹款原因和希望筹集的金额,以及上传照片或视频。来为众筹项目添彩,增加众筹金额达到目标的可能性。其次,在筹款主页创建成功后,GoFundMe允许用户通过社交网络,例如Facebook,Twitter等及电子邮件与他人共享他们的众筹项目。最后,人们可以使用借记卡或信用卡通过网站向项目捐款并跟踪其资金进度(付款处理商从每笔GoFundMe交易中收取2.9%的付款处理费及$0.30的捐赠额外费用)2。捐赠者同时还可以在众筹项目下方留言对该项目进行评论。

GoFundMe最初在全世界范围内从事着营利性的众筹业务模式。在2017年之前,GoFundMe平台依靠对每个国家内的每一项众筹项目收取占总额5%的服务费来获得盈利。如果用户未收到任何捐赠则不收取任何费用。但在其发展过程中不断收到平台用户反馈建议要求将全部资金用于平台的发展。因此,2017年11月,公司时任首席执行官Rob Solomon宣布从当月起将不再收取以美元,加元,澳元,英镑和一些欧洲国家(法国、德国、爱尔兰、意大利、荷兰和西班牙)发起的个人活动筹集资金的5%服务费3,平台进入0收费发展模式标志着GoFundMe从营利性向非营利性运作。模式的转变意味着在此之后通过平台捐赠的每一分钱都会毫厘不差的打进筹款人的账户。至于公司应如何盈利,Rob Solomon表示在该平台交易结束时系统会向用户提供自愿选择权,以向该网站发送额外的支持款项,依靠用户的捐赠就足以保持企业盈利发展4

GoFundMe目前主要高管

罗伯·所罗门(Rob Solomon)

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Accel Partners公司的风险合伙人,为公司提供广泛范围的战略和运营问题咨询。在Accel Partners收购GoFundMe多数股权后,同时也为GoFundMe提供战略和运营咨询。

拉奎尔·罗萨斯(Raquel Rozas)

首席营销官。她通过建立营销功能、品牌、内容建设及绩效营销的组合来扩展GoFundMe的业务。在加入GoFundMe之前是宝洁公司的高管并拥有超过十年的品牌和创新建设经验。

丹尼尔·戈登(Daniel Gordon)

信任,政策和沟通副总裁。他负责开发GoFundMe的政策和技术以建立和加强GoFundMe与其用户和第三方利益相关者之间的信任关系。在加入GoFundMe之前,他在Visa的全球产品团队提供咨询服务。丹尼尔·戈登早年曾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至上尉退役。

GoFoundMe涉华相关项目

作为最大的众筹网站,GoFundMe被一些“有心”人士拿来用做干涉中国内政的工具。在GoFundMe主页搜索框内搜索“维吾尔族”、“香港”、“西藏”等关键词,会有对应的涉华筹款项目出现。这些涉华筹款有些是致力于保护地区生态环境、人文发展,但其余大部分都是带有政治倾向的众筹项目。搜索与新疆有关的关键字可以显示出百余项与之相关的众筹项目。其中不少项目已经筹集到千元以上甚至万元以上的资金,而这些项目都有一个共通性,即涉及中国的内政与国家治理问题,并将国家内部事务扩展到了国际上,同时通常佐以“受害者”、“人权破坏”、“集中营”、“种族灭绝”、“压迫”等容易抓人眼球的描述以得到国际社会舆论的关注及支持。一些筹集资金数额比较多的项目有:“让我们捍卫欧洲的维吾尔文化”5,这一项目由欧洲维吾尔研究所于2019年11月30日发起,计划筹集总额为85000欧元的资金,但目前为止只筹集到了10428欧元6;另外一个项目名称是“时代广场广告资金筹集:提高对维吾尔族人权被侵犯的意识”这一项目由Sayyeda Raza和Fatima Khalfan组成的团队在2019年12月9日发起,计划筹集总金额为2800美元的资金,目前为止已经筹集到了2435美元7;“新疆前被拘留者体检募款”,这一项目由一名叫Gene Bunin的人于2019年4月12日发起,计划筹集总金额为15000美金,截止目前已筹集到9993美元8。而这名叫Gene Bunin的人在2018年11月16日就创建了一个名为“新疆受害者数据库的证词工作募款”的项目,计划筹集总金额为35000美元,截止目前已筹集到31280美元9。这一项目是为一个由Gene Bunin创建名为“新疆受害者数据库”10的网站进行募款的分链接。创始人Gene Bunin自2008年开始自学维吾尔族语,2009年进入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攻读博士学位11,在此期间在其个人网站上不间断地撰写有关维吾尔语的相关文章。

在搜索于香港有关的关键字时则会显示与之有关的千余项众筹项目。其中几个筹得大量资金的项目有:

“在美国及华盛顿为香港发声”

该项目由HKDC(美国香港民主委员会)委员会的主任——香港“民主”运动主要发起人之一朱耀明的小儿子朱小明(Samuel M. Chu)于2019年10月6日发起。该众筹项目计划筹集250000美元资金,目前为止已经筹集到了132032美元。该项目计划将所筹资金用于在华盛顿建立一个永久性的办公室;建立一个对美国政府、国会、国务院进行游说的专业团队,以保证美国政策中的香港优先性;为支持者提供如何影响美国与香港有关政策的培训;以香港人为中心,培训如何在活动、新闻发布会及听证会上扩大和捍卫香港人权和民主的声音12

HKDC(美国香港民主委员会)对自己的定位是第一个致力于联系美国在香港支持和捍卫人权与民主的专业组织,认为自己对美国白宫、国会及香港都是扮演着促进香港自由与自治的一个不可或缺、强大而充满希望的角色存在13。该组织除了朱耀明的小儿子朱小明以外,其咨询委员会包含但不限于以下人物:罗冠聪(港独势力代表人物之一)、迈克尔·戴维斯(Michael C.Davis,哥伦比亚大学Weatherhead东亚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学者,以及华盛顿特区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的全球研究员)、杰罗姆·科恩(Jerome A. Cohen,研究中国法律和政府方面的领先专家)、拉里·戴蒙德(Larry Diamond,胡佛研究所和弗里曼·斯波格里国际问题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及国家民主基金会民主研究国际论坛的高级顾问)、李卓人(2014年“占中”最大的支持者之一)、周永康(香港“占中运动”发起者,并且担任“占中运动”领导)、敖卓轩(香港众志的首席研究员)。从上述人物构成来看,该组织与美国国内势力联系密切,其工作重心也是为了确保和帮助美国政府充分利用和实施对该组织而言有助于促进人权和民主的措施。

“制裁港共战争罪行全球众筹反击战”

由自由香港组织(Freedom Hong Kong)创建于2019年8月11日,原计划募集总额为100万美元的资金,截止目前已募集到了180余万美元的资金。该项众筹项目计划将筹集到的资金用于两波活动:其一,利用筹集的资金在已过去的2019年8月17日至8月18日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游行活动以及登报活动来吸引全球舆论对香港的关注。其二,用筹集到的资金在已过去的2019年9月各国议会重新开会之际,通过发动不同形式的运动争取各国同时对港亲共人士发动制裁14。由于众筹目标为100万美金,对超出目标后剩余款项的使用,该项目解释称溢出目标的金额将被当作在更大范围上进一步周旋的资本。在自由香港(Freedom Hong Kong)官方网站上并没有太多的篇幅来介绍该组织的主要业务范围,大部分都是一些口号性的标语。

以上两个典型的涉港项目众筹款累计已经达到300万美元以上,相比香港反政府组织得到的境外非法资金总量而言绝对不是小数目。香港《文汇报》2019年10月在一篇调查文章中称,自2014年香港爆发非法“占中”活动后,全球“颜色革命最大金主”美国民主基金会2015年至2018年期间,平均每年投入人民币约320万元支持乱港活动。根据网站显示,该组织2018年流入香港的资金总计约为44.3万美元。相比起来gofundme 2019年所得涉港众筹款项已是美国民主基金会年度资助金额的7倍以上。”美国民主基金会将中国项目细分为内地、香港、新疆和西藏,2018年投入资金总计655.7万美元,共涉及54个项目。除了干涉香港事务,它的项目不少也与“疆独”“藏独”有关。相比起来,gofundme 2019年所得众筹款项达到美国民主基金会中国项目援助金总额的一半,其对于反政府组织资金支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发展趋势

从上述典型众筹项目的筹款及展示评论来看,这些名称吸睛的众筹项目在海外还是有一定市场的。GoFundMe平台上的众筹项目允许创建者将其项目进分享至Twitter、Facebook等主流社交媒体平台上来达到募捐的目标。2019年涉港项目融资金额如此之高,显然与西方传统和社交媒体当时密集的炒作产生巨大流量存在因果关系。随着伊朗问题的爆发,香港问题在西方有色眼镜中慢慢脱离视线,新闻效应带来的众筹款终将耗尽。但如果这种模式成为“有心人”帮助三股势力进行融资的标准模式,其未来趋势和制约措施则值得进一步探讨。

关注众筹平台筹款项目的合理性和正规性及资金流向

非政府组织或慈善组织进行募捐出现资金违规乃至贪腐问题是这个行业在国内外,境内外都存在多年的弊病。据美国媒体2015年,5月19日报道,美国政府对国内4家癌症慈善机构美国癌症基金、癌症支持服务、美国儿童癌症基金和乳腺癌协会提起诉讼,指控其涉嫌诈骗和滥用1.87亿美元善款。在香港动乱期间,亦有黄营人士指责用于反政府活动的资金不透明,头面人物中饱私囊买楼,中层人物层层截留买奢侈品,底层要求查账对质而不得,内讧不断。

国内相关非官方的慈善众筹平台例如水滴筹轻松筹等早已面对高度质疑,近日,国内围绕贵州女大学生吴花燕去世又产生了新一轮的舆情。类似事件发生及曝光后,所谓的慈善机构及众筹平台公信力就会下降,甚至还要考虑筹款的过程中存不存在违规甚至违法的地方。

目前为止,GoFundMe平台上还没有任何一个涉华筹集项目将所筹资金的使用明细公布出来。那么这其中是否会涉及到资金的不当使用、滥用甚至是洗钱的情况就都有可能。如果要让一个涉及“三股势力”项目的融资平台公信力破产,显然从资金来源及使用问题入手是一个办法。

“帝吧”、“饭圈”与“水军”的力量

在香港暴乱事件中,为了反击西方舆论炒作,大量以“帝吧”与“饭圈”为代表的网民主动在对方主导的舆论阵地上尽力为中国发声,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同时,一直以来中国网络平台上存在着一支商业化领域内的舆论大军(通称水军),这只特殊的队伍利用刷评论、带节奏的方式动辄达到改变事实真相的效果。例如,2012年贺岁档上映的两部电影《一九四二》和《王的盛宴》之间就上演了一场水军大战,双方水军互相厮杀。但没想到两部电影片方雇佣的是同一拨水军,他们每天组织力量,骂完《一九四二》转头又去骂《王的盛宴》,最终这场大战以水军团队获利50万,两部大片评分均跌入谷底告终15

如果说对“三股势力”利用海外众筹平台融资施加影响,同样性质的流量完全可以利用市场营销领域里的方法发挥针对性的作用。

结 语

随着众筹平台的普及,大量名目的众筹项目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但个中运作的透明度和问责制正成为人们讨论的焦点。众筹融资门槛低、规模小、比较灵活以及项目可以迅速获得资金支持的特点使其客观上极易被有心人士拿来持续不断的为“三股势力”注入新鲜的血液。在互联网金融的掩护下,庞大的资金客观上为洗钱提供了便利,网络交易破除了地域限制和时间限制,也给鉴定和追踪增添了难度。截至目前,“三股势力”利用海外众筹平台进行大量融资的行为仅限于当有明显事件发生及刻意炒作的时候,但一旦失去了炒作价值,则不会有太多人再去关注或支持。

 

【1】https://www.fastcompany.com/3067472/how-crowdfunding-platform-gofundme-has-created-a-3-billion-digital

【2】https://www.gofundme.com/why-gofundme

【3】https://www.gofundme.com/pricing#GB

【4】https://www.cnbc.com/2018/04/14/gofundme-ceo-rob-solomon-our-insane-no-fee-business-model-works.html

【5】https://www.gofundme.com/f/defend-uyghur-culture

【6】https://www.gofundme.com/f/defend-uyghur-culture

【7】https://www.gofundme.com/f/uyghurs-humans-right-awareness-times-square

【8】https://www.gofundme.com/f/medical-examinations-for-xinjiang-exdetainees

【9】https://www.gofundme.com/f/xinjiang-victims-database-testimony-imports

【10】https://www.shahit.biz/eng/

【11】http://ronininstitute.org/research-scholars/gene-bunin/

【12】https://www.gofundme.com/f/us4hk

【13】https://www.gofundme.com/f/us4hk

【14】https://www.gofundme.com/f/standwithhk-international

【15】https://tech.sina.com.cn/i/2015-10-06/doc-ifximeyw9534809.shtml

[责任编辑:黄潇潇]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