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聚焦全域机动作战:美军新版联合作战顶层概念的框架与内涵

2020-04-21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顾伟 李健访问次数:

【知远导读】2018年12月,新版美国《国家军事战略》经参联会主席签署并提交国会,参联会随即发布了联合作战顶层概念(CCJO)《联合部队2030:全球一体化作战》,对2030年左右美军的整体面貌进行了宏观规划。新版CCJO颠覆了前4版按不同行动样式分别开发联合作战概念(JOC)的方式,回归了更为传统的针对单一特定威胁寻求军事解决方案的规划模式,以期体现美国战略重心总体转向的要求,进一步增强美军发展规划的战略指向性。此外,新版CCJO对2012年版中倡议的“全球一体化作战(Globally Integrated Operations,GIO)”和“跨域协同(Cross-Domain Synergy)”等核心概念有了进一步的丰富和发展。“全球一体化作战”是目标,“全域机动作战”是途径,美军期望以此将部队的联合作战水平快速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联合概念(Joint Concept)是衔接美军作战需求与能力生成的中间桥梁。早在2003年前后出台的《转型计划指南》、《军事转型:一项战略举措》、《联合转型路线图》等顶层军事转型规划文件中,美军就将联合概念的开发与试验作为支撑其推动信息时代军事转型的四大支柱之一。在历经十余年发展后,联合概念对美军军事能力发展的引领作用在持续提升,特别是在2018年版《国家军事战略》发布后,美军更是将联合作战顶层概念(CCJO)定位为《国家军事战略》的姊妹篇,并将“概念驱动”作为军事能力发展和设计的逻辑起点。

迄今为止,美参联会分别于2003、2005、2009和2012年公开发布了4版CCJO,最新版CCJO也已于2019年由参联会主席签署批准,但并未像之前一样公开发布,包括与之配套的《联合作战环境(JOE)2040》也未公开。联合作战顶层概念居于联合概念体系的最高层级,直接基于《国家安全战略》、《国防战略》、《国家军事战略》等战略指导文件确定的目标、途径和手段等战略要素,对未来5-15年左右(也有文件指8-20年)美军面临的作战环境、威胁和挑战、军事行动的基本样式、通用作战原则及顶层联合军事能力需求等问题进行顶层规划和设计,并以此来确立美军未来军事能力发展的总体框架。根据一些灰色文献显示,新版CCJO对联合概念体系较之前版本有以下重大变化:

第一,新版CCJO对联合概念体系的总体结构进行了较大调整,重点将以往按军事行动类型来区分联合作战概念(JOC)的模式(表1列举了此前的两个代表性版本)调整为所谓“基于威胁”的规划模式。按新版CCJO的设计,此次美军需新开发的JOC共有5份,即分别针对4个国家性威胁和一类非国家性威胁单独开发,这种针对某一特定威胁开发军事解决方案的方式,无疑是以提升军事能力发展的针对性和战略指向性为直接目的,不仅符合美军新版《国家军事战略》中确定的“2+3种军事战略方法”,同时也体现了联合部队发展与设计(JFDD)指导思想向“概念驱动”转变的总体要求。

第二,与以往偏应对式的军事解决方案不同,此次参联会要求JOC的开发寻求连贯的从常态军事竞争到边缘性危机反应,再到大规模军事冲突的一揽子方案,并且还强调了对核武器运用的考量,也就是要求开发跨平时与战时的全职能、全要素的连续解决方案。需注意的是,新版CCJO虽然对第三层级支持性概念的名称和总体定位并未进行调整,仍然是针对某一通用职能领域,用于支撑多个联合作战概念的实施,但对需开发的具体概念项目进行了重新规划。资料显示目前美军计划开发的支持性概念主要涉及全球联合指挥控制、太空、情报作战、机动和后勤等职能领域。

表1:各版联合作战概念(JOC)的类别

 


 

图1:美军联合概念体系的全新结构

 

第三,联合概念的价值关键在于能够切实指导美军联合军事能力的发展,为此新版CCJO为联合概念体系的持续演进和顺利“落地”设计出了一整套的新举措和新方法。一方面,参联会为此专门开发了配套的联合部队发展与设计(JFDD)系统,该系统进一步规范了联合概念开发、军事能力缺口分析与方案设计、军事净评估和联合军事职业教育等相关业务流程间的对接和协调方式,期望通过构建更为集成化的跨部门业务环境,从一开始就将与此相关的人员更为紧密的结合起来,为切实推动美军联合作战能力的快速迭代发展创造必要条件。另一方面,新版CCJO进一步突出了联合作战实验、演习、兵棋推演、分析等活动对于联合概念开发和能力发展方案生成的重要作用,期望能够借助以上活动快速将创新性思想和颠覆性技术整合到新型军事能力生成的进程中,并以此来确保美军的持续性竞争优势。

第四,新版CCJO进一步突出了联合作战概念体系在指导美军建设中的权威地位。在新版概念中,“校准(Align)”一词出现的频率和强调的力度大大超过以往。参联会认为联合概念体系为联合参谋部、各军种、各作战司令部和国防部各业务局,甚至包括盟友和伙伴国提供了全套的集成化解决方案,因此各相关机构在筹划未来作战和军事能力发展问题时均应主动与联合概念体系中的基本理念和原则进行“对表”。具体要求包括各军种和各职能领域的作战概念应与联合概念进行“校准”;联合军事职业教育和联合训练的整体规划应与联合概念进行“校准”,并充分对接;各种评估活动,包括年度联合评估(AJA)、联合军事净评估、联合参谋部独立风险评估、参联会主席的风险评估,以及各类研究、分析、演习和兵棋推演中的评估,均要与联合概念体系充分对接,并进行良性互动。为提升以上各级、各类“校准”的可操作性,新版CCJO的另一重要举措是将作战构想(CONOPS)和部队运用构想(CONEMP)的开发当成了联合概念向军事能力快速延伸的“引桥”。联合概念主要是针对远期的作战场景而开发,需要通过多次迭代、小步快跑才能最终实现,而作战构想(CONOPS)和部队运用构想(CONEMP)则更为具体,同时也更有现实针对性,能够为当前作战实验、演习和兵棋推演提供更为精确化的场景和初始条件设定,相当于可将整体目标在多个维度拆分成“一步数动”来完成。值得一提的是,美军首次基于一体化联合作战构想(CONOPS)的推演已于2019年9月和11月在美国海军战争学院进行。2030联合部队的设计与实施框架参见图2。

 


图2:2030联合部队设计与实施

 

第五,新版CCJO对美军未来作战的核心理念进行了丰富和发展。在美参联会2012年9月10日发布的《联合作战顶层概念:2020年联合部队》中,将“全球一体化作战”作为2020年美军作战的核心理念,提出“需打造一支全球性的联合部队,该部队可以迅速将自身能力与跨领域、跨梯队、跨地理边界和跨组织隶属关系的伙伴能力有机结合起来,并能在不同时间和空间维度上进行自适应的重建和演变,其灵活性将大大超过以往”,同时提出应“将‘跨领域协同作战’作为未来美军所有联合作战行动的核心概念”。新版CCJO进一步将推动“全域机动作战”能力发展作为实现全球一体化作战的重要途径,并将其确定为2030年美军联合作战的核心理念。该理念倡导超越以往基于“观察、判断、决定和行动(OODA)”环路的“以快打慢”思想,同时也超越“跨领域”一加一大于二,所谓互补式的联合思想,强调应充分发挥美军对复杂军事问题长期积累的规划和管理优势,同时充分利用网络、太空领域对陆地、海洋、空中等传统领域的渗透性、超越性和驾驭性,在军兵种作战要素、作战力量日益重叠背景下,实现更低层级、更广领域和更为自主的深度联合。从“跨领域”到“全领域”的微调,体现出美军对其未来联合作战中各要素的融合程度有了更高的要求。

不难看出,与数年前“空海一体战”、“联合介入作战”和“联合部队2020”等概念的探索性明显不同,新版CCJO的推出是在美国国家战略全面转向的大背景下,其目标指向性明显增强。包括将为中国、俄罗斯等国“度身定做”全新的联合作战概念(JOC),并以此为指导进行了首次基于全球一体化作战理念的作战构想推演,各军种、相关作战司令部和研究机构也纷纷对演习、实验和研究中的针对对象和场景设定进行了调整,以上举措意味着美军军事力量发展将进一步聚焦,并且针对中国和俄罗斯等国的全面战争准备将有可能明显提速。从目前披露的某些灰色信息来看,2030-2035年应该是美军为完成全面战争准备设定的统一时间节点。

可见,美参联会期望将联合概念体系真正打造成美军建设的“指挥棒”,即通过开发树状层级式的联合概念体系,为应对未来军事挑战提供一系列自上而下“环环嵌套”的军事解决方案,并通过构建“概念树”的形式来推导出“军事能力需求树”,为最终确定“项目建设树”提供统一的分析框架和评判标准。应该说以上思路客观上将有助于保持美军建设规划从宏观到微观,从构想到实践的一致性,并对较好解决“战略落地”这一难题有较大助益。

新版联合概念体系的开发与发展,不仅体现了美军“仗怎么打,军就怎么建”,以及推动联合作战能力发展从侧重“后天集成的联合性”向“先天设计的联合性”转变的建军主导思想,同时也蕴含着美军“设计战争、把握主动、驾驭对手、赢得未来”的基本军事竞争策略,还反映出参联会发挥更重要的作用,真正确立起相对于各军种部在美军建设决策中优势地位的期望。

 

小贴士:依据2016年8月美参联会发布的CJCSI3010.02E的《联合概念的开发和实施指南》要求,一份典型联合概念的文本应涵盖:执行摘要;简介;未来作战环境描述;适用的主要军事挑战;作战概念的核心及支撑性观点;实现概念所需的军事能力分析;实施概念的可能风险和参考书目等8个部分。

 

[责任编辑:黄潇潇]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